浓浓思乡情,落在画纸上,就有了这幅《望云楼》

画家创作一幅作品,往往会融入一段心事,或者寄托一种情感。比如宋代的范宽画高山挺拔,是为了抒发豪情壮志;南宋的马远夏圭画边角小景,是为了感怀山河残破。到了元代,用画作表达情感的画家就更多了,黄公望画《富春山居图》致敬六朝山水散文,倪瓒画清冷孤寂的一江两岸表达冷酷到底的决心。
艺术创作中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技法,二是表达方式。这两者的关系类似于形式和内容,虽有主次之分,但又缺一不可。近现代有一位天才画家,画过一幅《望云楼》,把浓浓思乡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这位画家就是陈少梅。
陈少梅 望云楼
陈少梅出生在福建漳州,他父亲是末代漳州知府陈嘉言。辛亥革命爆发后,幼年陈少梅随父母返回湖南老家。陈少梅在老家生活了十年左右,在这里度过了一段幸福的童年时光。大概在他12的时候,陈嘉言要北上担任北京湖广会馆的董事,于是他们一家就前往北京定居。
在陈少梅以后的创作中,经常会想起家乡的山山水水,他请人篆刻了一方印章“家在洞庭衡岳间”,表达他对家乡的深厚依恋。童年的记忆会伴随一生,到了20世纪40年代,陈少梅的创作进入了高峰期。当他再次想起家乡,就画了这幅《望云楼》,希望能够像天上的云彩一样,在倏忽之间驰骋千里,亲眼看看家乡。
陈少梅 望云楼 局部
说起思乡之情,往往会有淡淡的哀愁,可这幅《望云楼》中传递的却是阳刚之气。怎样理解这种意趣上的反差呢?技法要为内容服务,从陈少梅的能力上看,他完全可以采用牛毛皴加解索皴的形式,画典型的江南山水。在传统概念中,长江以南地区都算江南。陈少梅偏偏选取了南宋李唐最擅长的斧劈皴描绘家乡山水,在他看来,纵然思乡之情迫切,也不能让情绪破坏了家乡在心中的重要地位。斧劈皴画出的山石,气势逼人,看上去有刀凿斧劈一样的棱角,充满了力量感。
陈少梅把他对家乡的思念,转化为对家乡的赞美。从而提升了整幅作品的意境,《望云楼》已经不是画家本人的一点心思,而是成为所有游子心头对家乡的美好记忆。
陈少梅 望云楼 局部
陈少梅是个敏感而又高傲的人,这一点可以从他的字中看出一二。画幅左下角有他写的四言诗,从书写风格来看,有倪瓒的风骨。
倪瓒在从明代中期开始,就被奉为清正高洁的榜样,陈少梅学习他的字体,内心中也有超凡脱俗的渴求。于是形成清劲秀雅的画风,仿佛一位翩翩公子,衣不沾尘,行走在天地之间。这份洒脱,这份思念,这份执着,融合在一起,就有了包含真挚情感的《望云楼》。
陈少梅 望云楼 局部
陈少梅在20世纪40年代后期,风格再次发生转变,他就很少画这种“北宗”风格强烈的作品了。一个画家,如果能够做到像陈少梅那样,没有小心思,只有大情怀,那他在创作中一定可以做到不同凡响。
拓展阅读
通过夸张奇特之美,表现倔强孤傲性格,遗世而独立的朱耷隐藏在《韩熙载夜宴图》中的秘密,君臣失和,南唐必亡画雪山美景,抒发高洁志向,龚贤绘《冬景山水》水墨花卉,高雅脱俗毫无浮华之感,清代张若澄绘《花卉册》通俗和雅致并不矛盾,张庚画的《春山图》能够兼顾两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