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语 || 推《方向》作品

▌女孩和鸟
文/轻轻
像烟花那样绽放,他消失了
女儿还未满月
懵懂可爱的小女孩
看见飞鸟就朝着妈妈喊
“那是爸爸,那是爸爸···”
因为妈妈告诉她
爸爸在天上飞
从此,女儿和鸟多了一种关系
丈夫也是空军飞行员
习惯挽起她的手
静静地注视着天空
▌我和儿子
文/清影
洗漱时,我的梳子在他的上面
他略有不满,“妈妈,无论做什么你都喜欢压着我”
我望着他
想说上几句
终又默默地,把他的拿到上面
他九岁,还分不清轻重
还分不清
压着,有时也是护着
▌雨夜
文/宋浏
听雨夜雨呢喃,窗外
只有西风陪伴
我恍恍惚惚的影子
趁机躲在一片狭隘的夜色里
偷窥
错过缘分的末班车
不知前面还有几站
再拐几个弯
也不知午夜无眠的霓虹灯
看见了脸颊上,几滴泪
▌寻找亮点
文/雪刃
一条溪流,在农历十月
瘦成一根鞋带儿
又不能穿在步云靴上
溪边,荠菜骨折
茅草积郁,风中找不着北
蚂蚁,沙虫,忙着搬运过冬干粮
大青石的刻痕上,我发现
小溪千百年来
锲而不舍,从无丝毫声张
这个细节,隐隐闪光
令洗脚盆大小的鲜活水洼
泛出海子清澈醉人的秋波
▌笼中鸟
文/舞剑
主人把它挂在屋檐下
便不知去向
我佯装与它相遇
打着口哨与它对话
它高一声低一声地应着
它听懂了我的鸟语
听懂了我鸟语中的积怨,悲愤
听懂了我的孤独像苍白的流水
而我与鸟都在流水线上
你看,它听懂了
它跳上了笼中的最高层
像跳上了高枝
像跳上了另一条流水线
并与我离得更近
显得有些急促,不安
我把我,当作了鸟
它把它,当作了人
我们互为同类
当我把积怨和悲愤
当它把急促和不安说完了以后
我们一起快乐起来
▌岩石缝里的草
文/闫立新
这丛草,每年只向天空走几寸路。
在大山深处,
同其它草类也是格格不入,
它们长在一块岩石缝隙,
很多时候,连阳光也遗忘了它们的存在。
狭隘的空间,让这些草同命相怜,
但也是单纯的,
没有一棵草带着野心的锋刃,
去收割另一棵草叶上的天空。
如果不是偶然驻足,
我不会发现它们在逆境中生长;也不会感知,
一种柔软的韧劲,
比水滴石穿来的更狂澜。
现在它们还很稀疏,无法覆盖岩石,
倘若有一天,
我再来这里,
看到这块岩石,草一样的摇曳起来,
我一点也不惊讶。
▌清明
文/杨墟
这泣不成声的雨,是浇在火柴头上的
一盆冷水。一个上午
那个跪在泥地的男人
一直没有放弃。火柴梗散落一地
他佝偻着身子,像一位信徒,他坚信
每划亮一根,岁月就会暖和一分
每燃着一根,梦中的那个脸庞
就会红润三分
直起腰,望了望渐亮的天空,继续伏下身子
他知道一定有一根火柴能把那盏油灯点亮
他要从一团乱麻中理出线头
从鞋帮的针脚里,辩认出一条路来
▌种子
文/陈健
他们举起我
成了泥土
我知道,他们想一直举着
会一直举着
很累,我想下来
但他们不想放下
▌壁虎
文/毛文文
黑夜来临后
一只壁虎从天而降
墙上有灰尘轻轻抖落
村上人都叫它四脚蛇
看到我就当蛇追打
把它们的尾巴踩断在地下
爷爷阻止我说“乖宝不要动它啊”
壁虎沮丧逃命,留下一截尾巴
我以为干了一件漂亮的事
爷爷说:壁虎不咬人,壁虎是个宝
来我家是帮着消灭蚊虫的
几十年后想起老屋里的壁虎
和爷爷说过的话
一种幸福就会从天而降
仿佛保佑我的祖先们
是壁虎的化身
▌钟声
文/慕容雪
金与木的碰撞,极速晕开沉郁
山间空旷,水流回响
此时草木清醒
两岸芦苇叶打开逐水的泡沫
你与它相隔甚远
每后退一步,它便向前
碰撞、粉碎、生成,循环往复
刚刚跳动不久,就要安静的碎去
听到它
就像是你低头,有所悟
这是爱着未来的人
本来可以忽略的部分
触动的一瞬,打开真相
跳出黑暗的十二簇火舌
简单的发音,把事物虚幻的部分重新回炉
铸造出虔诚的多面体
▌老屋
文/水香怡
门窗的油漆已经辨不出颜色
老屋和父亲一同走进风烛残年
一闭眼,屋里的咳嗽声就冲出来
撞疼我的整个胸腔
睁开眼睛,父亲仍坐在廊下的马扎上
一声声唤我的乳名
哭着看我转身,离去
我的去意决绝,生怕一回头
就再挪不动双脚
阳光在断垣上抚摸,触着我颤抖的指尖
又悄悄退回云层
我被装进一个容器,无法动弹
▌阶前石
文/钟贤英
冷雨砸下来
青苔给苦难镶嵌希望
乍暖还寒的春天啊
草根惊破石缝的梦
风告密了大荒山的木石前盟
脚印踩下,生痛
阶前石沉默,咽下三百年思念
草瓣的清露
和鸣石头的私语
▌遇见
文/刘刈
你总是
在黑夜与白天间交错
出现,或踏余晖
或迎晨曦
挽留 滦阳湖
温婉与心酸交织
白天与黑夜不断纠缠
月色,遮不住大地的身躯
天空,关上大门
遇见,就是幸运
像黑夜里的一匹马
总被寂寞咀嚼
▌老屋
文/王兴中
一座钢琴老了
声音沙哑
曾经的每年
她弹出了十手拖新谷
百千篓棉花
三囤子麦子
让我变成音符飘出村庄
父亲的指头在琴键上磨走了一截
母亲把琴收拾得如月光
缝补每一块疤
拧紧每一块关节
琴的哮喘病越来越严重了
没有遗书
也没有遗憾
我已谱写一首仅有两个字的曲子
抱着小雨回家
请她弹奏最后一次
哪怕只有风们虫们听清
▌在春天播下灯光
文/严来斌
播下灯光的人
彳亍成了崎岖的山路
夜色是在春天萌芽的墨汁
留白的部分一直被呼喊故乡
灯市挂起秉烛夜游的风声
也催熟一望无际的油菜田
母亲的手电筒照亮远处
像一只橘黄色的旧鞋子
▌车站
文/李李
女人将上衣撩了一寸
怀里孩子已经睡熟
海棠开了
在脸颊。在三月的末端
风吹过他们
停在,不远处
人群涌动,安检已经开始
女人抽出手,掖了掖粉色毛毯
将孩子递给老人
铁轨缓缓移动
火车哐当哐当的咽下无声的哭泣
玻璃上,一粒黑色的逗号
越来越小。她捂住嘴
我看见――
一个人的眼里
藏着一片波涛汹涌的大海
▌清明日
文/麦先生
清明日。花和标集体哀思
我们用镰刀和锄头
砍去祖辈坟包上误入的杂草和荆条
锯树机抬起头,毛竹们
会像多米诺骨牌般乖巧躺下
走在黄泥路亦或半山腰上
你会看到很多凸起的小土包
面对每一块,我们都心怀敬畏
那些没有碑文,无人祭祀的
真的只剩下一捧黄土
安静地躺在脚下,与喧闹无关
就像我们,与喧闹无关
安静地漂浮在尘世间
▌海上那一抹蓝
文/学林
那一抹蓝
是绿豆大小的火苗映照出来的
如果,冬夜里
你曾对着一面墙,被一双大手指引
把寒冷与静寂演绎成喜悦与温馨
像一双大翅膀呵护着小翅膀
飞过一丛丛起伏的浪花
你一定能忆起,那海里全部的故事
世界上,那么多的海
唯有这一片海里,没有盐
一盏小小的自制瓦丝灯
点亮了那么多的甜蜜
而此刻,那双大手已瘦如枯藤
再难撑起一片海
你已成了,被流光放逐的另一条河
满腹五味杂陈,在都市的霓虹里
像浪花,像涟漪
更深的夜里,暗潮涌动
总想联通到那片遥远的水域
你才知道,生命的大海里
有些蓝,将伴随你所有的岁月
终究不会逝去
放出来,是背后一面厚实的墙
收回去,是腹腔内涌动的涛声
▌林间爱人
文/绿树成荫
落在树林里的光,我懂那些树叶
摇晃出的阴影
每一个穿林而过的人
都会在秋天的蓝里
被鸟鸣击穿心脏
颤动的是树枝,和羽毛
脚步永不停歇,就像悲伤
永远在昨日的幕布上回放
偶尔,有一朵丁香在林间哭泣
那一定是你,摘下了面具
▌逆水行
文/刘金明
我崇拜河流,向它赤裸心田
河水弃我如孤叶
并把岸,推得远远
只有在旋涡,在险滩
无边的辽阔
和天空上隐居的神灵
能听到我的低吼
如果不是水把船抱得紧紧
如果不是我的选择少的可怜
此刻,我在云端
实力诗人栏目
沉默的另一面
文/吴志远
1
我奶奶走的时候,整个村庄都没有如此沉默
我爷爷走的时候,整个村庄都没有如此沉默
我母亲走的时候,整个村庄都没有如此沉默
现在春天来了,他们在很远的地方
望着一座沉默中的村庄
2
我的妹妹今天回了一趟娘家
她送去了大米和蔬菜
她说她只走到了村口的关卡
剩余的那段到家门口的路
由父亲替她走完
我想起她出嫁时,我们送亲的队伍
也只是把她送到了村口
3
我打电话给父亲叮嘱
他要注意防范
出门一定记得戴口罩
他在电话那头乐观地说
他把干装修工时的口罩找出来
洗干净后再戴
有一年放暑假
我去宣化县的一个工地上看他
偌大的房间里漆沫在横飞
我看不清他口罩后面的脸
但那双愧疚的眼神
我一直没敢忘
4
我从朋友圈看到
从武汉返村的人家被拉起了警戒线
半掩的屋门外立着
一把还没来得及收回屋内的木椅
我先前在村庄见过的情形是
为防止家禽去地里拱菜
乡邻们会在地的四周
围上尼龙织的网
那时阳光依然穿过网眼
把垄沟里的草照亮
5
梨树开白花,油菜开黄花
戴草帽的乡邻会从门前的梨树下
走到种满油菜的田间
他们今年想要说的话会比去年的多
他们说那些话时
梨花在开也在落,菜花在开也在落
简介:吴志远,男,1982年生于湖北天门。现居深圳。作品散见《诗刊》《山东诗歌》《渤海风》《长江诗歌报》《蛇口信息报》等报刊及网络平台。
茉莉花语编辑部
顾问:谢虹黄药师呆呆简空忆 丹东栗伟苏真一叶独清总编:茉莉花语主编:王先生王亚迪王忠响学林制作:陌小小纳香顺顺编委:吴志远蔡日良刘刈 刘金明朱怀明红茶游采编:谢宏模陌上 康绥生 梦蝶梦在深巷简笺校对:土也钟贤英清萍风满楼评析:蹉跎春染新绿刀客 绿树成荫人在旅途周甲推广:杨继超性相近习相远陈健天高地广 水香怡几许清愁麦先生放飞心绪 鸿影宏宇 憨豆不言宋浏辽宁一莲1、欢迎赐稿,本刊需要优美散文及诗歌,原创首发。要求文笔精炼、耐人寻味和富含人生哲理的正能量作品。散文字数约1千左右,诗歌3一5首,每首20行以内,请来稿者附上本人近照及个人简介,收稿邮箱940792985@qq.com。2、平台发文,有薄酬。3、《槐荫文学》《富川文学》《方向》《现代美学》《暮雪诗刊》《鲁中诗人》等纸刊定期在本刊平台选稿。茉莉花语编辑部 2020年3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