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语 || 南在南方 || 雪花

诗歌茉莉花语的远方主编:李巧莉邮箱投稿:[email protected]
顾问:谢虹魔头贝贝黄药师呆呆简空忆丹东栗伟苏真主编:茉莉花语责编:王先生王亚迪王忠响制作:陌小小江鸟佳欣校对:土也清萍持兮风满楼编委:吴志远蔡日良刘刈梦的门朱怀明刘金明诗歌评析:黄药师蹉跎谢虹王先生丹东栗伟施远方诗文朗诵:陈健春日暖阳钟贤英秋朵儿平台推广:爱花人持兮性相近习相远杨继超麦先生梦在深巷
个人作品展示
(南在南方)
雪花
想到风
她有一刻钟的惊恐
想到大树,想到风中飘摇的窝
想到炉火,酒,蜡烛
刹那擒住的万籁俱寂的唇
她战栗不已
忽然,她拖着黑夜,纵身
投向贫穷的我
查干湖的清晨
如同盛典,我能听见一种声音
那是鱼群在冰下欢腾
它们拥着,拉着手,用方言说话
它们的歌唱高过蒙古长调
当我写到丰饶的查干湖,奔跑的鱼群
以及勤劳的人们,多汁地活着
我的心,湖泊一样旷远而喜悦
爱向星辰迁徙,我离神很近
今天
早晨,吃了自己做的酸奶拌葡萄干
晚上,送给卖红薯的老人一副羊毛手套
他俩披着寒气推门进来
后面却没有跟着月亮和星星
天气预报说
一场不大不小的雪还在路上
他们吃着我的烤面包,说笑
学鸡鸣,学狗叫
我明显心神不定
眼睛盯着某个男人头像
发呆

牙疼
从今早开始,有一颗牙
一直疼着
似乎是森林里一夜间长高了一棵树
被冷风吹着
我尝试忽略它
报表,喝水,网上为心爱的人
买打火机
忽然感到羞愧
这可是新的一年刚刚开始
疼痛却是真的
跟呻吟无关
跟喝多了蜜糖有关
我爱的男人和我越来越亲密
这疼痛就是一种另类的温情
且越来越无药可医

雪花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
她是太阳的
她没来得及抱抱一起降落的恋人
没来得及绽开六角的身躯
我们也没有来得及相遇
披雪的火车就呼啸着向远方跑去
雪在一点点融化
真怕,你也像我心中的雪人
在风里一点点变小
忽然有一天,轰然倒地
连帽子,也被风掳走了
在岁末爱一个人
天终于暖了
说完这句。我走了出去
办点年货吧,顺便接春天回家
尘世多好,喜欢的食材应有尽有
往后余生,也处处花期
春不食酸,也不宜忆起心酸的往事
如果没有人来爱我
我就主动去爱一个人
煮饭浆洗,诵读自己写的诗
偶尔飞翔
把树归还给叶子
在寂静里长成寂静本身
简介:南在南方,吉林松原人。擅长诗歌和散文随笔。曾有作品发表于《零度诗刊》,《湖北文学》,《西南商报》,《吉林日报》等纸媒和各平台。

我们竭诚为你服务,请联系我们,一直在等待你的出现——
散文:美食与花草类
诗歌:三行诗.组诗.节诗.单诗(同等质量下单诗优先)
要求:散文字数1千字左右。诗歌3—5首。每首30行以内,请作者附上本人近照及个人简介。不收附件
稿费发放:散文类每期推文中同一作者,如出现多处作品,一律发放稿费30元;诗歌每首5元
定期刊物:《槐荫文学》《富川文学》《今日诗界》《方向》《现代美学》《暮雪诗刊》等纸刊定期在微刊平台选稿。如选上另行通知
邮箱投稿:[email protected]
微信公众号:lql_zjl
茉莉花语编辑部
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