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唯一的途径

本微信公众号支持搜索功能,关注后点击“文章搜索”可搜索过往文章。
控制自己?没门!
“……你以为你能够控制自己吗?绝对没办法。从一绺头发到一根汗毛,没有什么是你能控制的。你和我就如一滴朝露,眼看就要从叶尖坠落。想用维他命、食物等等把露水黏留在叶片上,是完全行不通的。”「怀疑」的反面,「相信」也是一种情绪烦恼。「相信」、「虔诚心」、「信仰」,全都是情绪烦恼。「相信」是个非常有意思的烦恼。根据佛教哲学,不管你是谁──阿谀奉承的人、追根究底的记者、存在主义者、科学家、佛教徒、知识分子、善男信女──到头来,一切都归结到「相信」。就算你说:「我不相信这个。」你仍是在相信那些引致你不相信的理由。烦恼的特征
烦恼的一个重要元素是「愚痴」,它看不清真正的情况。就像在预设好的程式里,烦恼只能看见它想看到的东西。这么一来,烦恼便自然远离真理。俗语说:「爱情是盲目的。」真相往往令人难以忍受。究竟是谁不能够接受真相呢?正是烦恼。烦恼无法承受真相。烦恼只能想到眼前,它们没有能耐去作长远考量。烦恼主宰着我们,我们是烦恼的奴隶。现在谈谈最有趣的部份:尽管烦恼是支配我们的大老板,不过根据佛教哲学,烦恼并非真实地存在。烦恼如何生起?
“那么烦恼是怎么生起的呢?最主要的制造者就是大乘祖师们所讲的「珍爱自己」。烦恼透过惯性活动来展现自己并补充动力。换言之,我们受控于自己以外的他者,归结起来就是习惯。”《现代社会的灵育观》心中的那条蛇
“我们已经把花绳看成了蛇。其实就是一条绳子,而我们把它错误地认为是一条蛇。缘蛇产生了很多分别念和认知,或者依靠蛇为基础引生了很多的习气和执著,这一切都是从蛇的基础出发而产生的。我们首先缘蛇觉得很可怕,或是觉得很可爱,或者怎么样,这就是很离谱的执著、迷乱。”我们围绕蛇建立了自己的体系。“蛇代表我们的执着,对蛇的认识的变化就是执着的变化。通过正确的观察方法我们可以发现执着的东西并不实有,绳子像蛇但不是蛇,因为光线,温度以及更多条件,我们觉得是蛇,因此我们构建一套机制与蛇来相处。“哪一天你终于知道了蛇其实并不存在,那就不一样了,本质就不同了。不是缘蛇下功夫,而开始知道它的本性——蛇是不存在的”我们意识到过去的围绕蛇建立的体系出了问题。再进一步观察,花绳也是各种编织物组成,编织物又依赖其它因缘组成。实际上,并没有一个牢固不破的绳子,所以我们认为是绳子的见解最后也会遇到挑战。观,不一样的方式
如同对花绳,因为着力观察,发现花绳不是蛇,连花绳本身也是依靠因缘而存在。这些是经过思维辨析的定解,缘这些定解进行思维观察就会入心,就像内心的坚冰逐渐融化。观察并不是一个惬意的过程,多数时候会冲击你的思维,它可能指出你快意人生的潜在风险,并且毫无偏漏的加以说明。把你不愿意见的事实一一呈现,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击碎那“可爱的梦幻”,然后焕发另一种生机,这个生机不会贸然的产生,一定以勤勉为伴。“正如人生的机遇,一个人成功的奥秘在于他随时准备着迎取到来的机会,准备的过程即是了解及磨练的过程,只有已经具备一定的了解磨练才称得上准备,当机遇真正来临时,可以有备而上。”–林清玄
——–END——-
联系我们请@jiaoyilian2016
感谢阅读,善良的人都点了“在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