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20年的财富,来自于你对人口结构的认知 (少数派投资)

图片来源:田泽望
在宏观GDP的预测当中,无论是头部券商还是著名经济学家,都离不开Cobb-Douglas生产函数模型的指导。这个模型假设了劳动力、投入资本和技术三者决定了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我们几乎所有的经济增长预测都是基于这个模型。
结合我国的国情,技术往往很难短期之内有巨大的突破。投入资本的效果是边际递减的,加杠杆放水也不是如今政策提倡的。所以,人口问题在未来经济增长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我们如今正面临老龄化和劳动力下滑的趋势,人口问题是不可能在短期扭转的。加上资本投入端的持续去杠杆政策,长期经济增长下滑在大多数分析师的预测当中是共识。除非技术上面出现提升生产力的巨大突破,才能有新的经济增长预测。(图片来源于少数派投资)生产的供给端:人口老龄化当前的人口结构和日本90年代初相似。60岁以上人口占比18%,65岁以上人口比例大幅低于日本90年代初的比例。但是计划生育带来的影响,使得该比例预计在未来10年内将大幅上升。由于计划生育的影响,我国最高的出生人口高峰集中在60年代到90年代之间。我国从65岁及以上人口从占比7%的老龄化,到占比超14%的深度老龄化进展,再到20%的超级老龄化,预计用时从2001到2033年,共32年时间,远超之前最快到达超级老龄化的日本(2006年)的45年。目前已全面放开生育,但是短期之内也是很难扭转人口变化趋势的,更不论单个孩子的养育成本之类的其他影响因素。
(资料来源于CEIC,招商银行研究)从人口迁入角度来看,我们是极为保守的。这意味着通过移民来延缓老龄化的举措,对我们来说是不可行的。从过去数据来看,净移民对我们人口的影响为负,占比几乎可以忽略。相比之下,移民国家美国,在过去50年的净移民人口上升迅速。需求会如何变化?因此,结合生产函数和我国的实际人口情况,经济增长是不容乐观的。不过人口问题在生产函数中影响的是供给侧的经济变化,同时我们还要分析老龄化之后社会的需求,从中找到资产配置的方向。从生命周期的消费角度来看,年轻时期,成家立业、结婚生子的开支较多,贷款买房买车,储蓄较少多为负债;中年时期,偿还债务、财富积累、购置资产;老年时期,出售资产满足消费需求,消费的比重会上升。从日本的历史数据来参照,日本步入老龄化之后消费增速基本围绕零轴波动,但是消费比重会提高。在消费结构中,医疗保险、食品饮料、家用电器、水电燃气等的支出占比相对较高。特别是医药行业。根据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数据显示,我国老年人用药占到了总体用药份额的一半,而且一些依赖性病症的用药市场空间更是巨大。在资产配置当中,“攒钱防老”的观念根深蒂固。随着老龄化社会加深,无风险利率下行下的短期理财产品高收益不再,稳定的高分红股票、债券、中长期寿险都会是主要选择。人口是未来经济发展的终极因素之一,但是我们也不需要“唯人口论”决定一切,在老龄化的人口危机当中寻找有机会的那一面。
往期文章回顾:“减持”释放股票供给,增量资金如何选择?从火爆的区块链,看主题投资行为金融学大师:悲观地工作,乐观地生活三个致命的投资误区,你有没有中招持仓不动,尾盘偷袭,低买高卖?外资是如何投资A股的白马股爆出“业绩雷”,抱团资金要瓦解了吗?你信错”价值投资“了吗
2019年11月4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