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锐分享 | 训练无人车的肯尼亚贫民们

对无人车一无所知的肯尼亚人怎么工作的?
就是对着桌面电脑,点鼠标,用肉眼识别图中的东西。其中很多人从没用过桌面电脑。当他们被要求“搜索一下某某东西”的时候,会放着面前的桌面电脑不用,而是掏出手机进行搜索。
青锐创投原创翻译

当人工智能按照人类的预期那样自己工作时,硅谷里的人都喜欢说它“像魔法一样”。
在26岁的单身母亲Brenda看来,这当然不是魔法。她住在非洲最大的贫民窟基贝拉,这个地方也许是全世界最艰苦的社区之一, 成千上万的人住在没比上海人民广场大多少的地方。
Brenda每天都会乘坐公共汽车从家里到内罗毕东部。在那里,她和同一栋楼的1000多名同事一起努力工作——他们大都听说过AI和无人车,却见之甚少。
在她八小时的轮班中,她需要创建出无人车的训练数据,制作计算机可以理解的图像数据。
居住在非洲最大贫民窟的Brenda
具体操作也很简单:在电脑上加载图像后,用鼠标标注图像上的所有内容,人、汽车、道路标志、车道标识,甚至连天空都要标注是阴天还是晴天。将数百万个被标注好的图像摄取到人工智能系统中成为学习素材,无人车就可以慢慢开始“识别”现实世界中的那些物体。图像数据越多,无人车也就越智能。
Brenda和她的同事们每天都要紧盯着显示器,放在图像以确保不会错误地标记单个像素。他们的工作由一位上级人员进行检查,如果标注好的图像没有达到AI可以学习的要求,就会被打回重新标记。
对于那些最快、最准确的培训师,可以在办公室周围众多的电视屏幕上找到他们的名字。奖励也是当地人最受欢迎的东西——购物卡。
“至少能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当记者去她和女儿、兄弟以及母亲一起住的小房子采访她时,Brenda是这样说的。
“凭借我正在做的工作,我相信我正在努力为未来的某些人提供帮助。”

贫民窟里的学校

Brenda为Samasource工作,这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公司,它的客户包括谷歌、微信、Salesforce和雅虎。Samasource这样的公司大多数都不爱讨论自己工作的确切性质,因为他们是为未来而工作的。但可以说这里所准备的信息,是一些硅谷最知名公司的重要构成部分,以及人工智能发展的重要动力。
Brenda正在标注用于AI学习的图像
这种技术上的进步在基贝拉这样的地方可能永远都感受不到。作为非洲最大的贫民窟,它有更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例如可靠的清洁水、以及众所周知的卫生危机。
但这并不是说人工智能在这里不会产生积极的影响。记者驱车前往基贝拉的一座永久性建筑物,这条建筑物位于一条铁路线附近,在这个下雨天,看起来完全被泥浆包裹着,但它现在显然已被经常使用。
差不多一年前,这座建筑物还是扔石头的暴徒和军队之间的分界线。今天,它是一个蓬勃发展的活动中心:一个媒体学校和工作室,一个自助餐厅,一楼是一个放满电脑的房间。在这里,Gideon Ngeno教授带着大约25名学生教他们使用个人电脑的基本知识。
令人好奇的是,即使是在基贝拉,数字化的水平都很高(小编:我赌五毛是华为的功劳),智能手机随处可见,很多商店都销售充电器和手机配件,还可以用移动支付系统MPesa来购买。
被标注的图像
非洲的大部分地区似乎都直接跳过了PC时代,键盘和鼠标的组合被认为是一种繁琐的体验。一位Samasource的工作人员说,当被要求在互联网上搜索信息时,她经常会看到学员离开他们的电脑并拿起手机。
这里讲授的课程专为那些希望继续在Samasource或其他数字经济公司工作的人设计。它需要500肯尼亚先令 – 大约30块人民币。对于那些经常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来说,这个数字并不是微不足道的。该公司过去常常免费提供课程,但没有经济收入上的承诺。
Ngeno说,现在最大的挑战就是噪音。在教室外面,是一个充斥着各种活动的菜市场。

加州那样的学校

相比之下,Samasource自己在内罗毕另一个地方的办公室,才更像是正常现代城市的样子。他们占据了一个商业园里建筑整四层楼,里面堆满了用于AI培训的电脑。
这些图像能帮助AI学习识别现实世界中的对象
如果你不看窗外,你可能会觉得你就在硅谷的一家公司里。墙壁上覆盖着瓦楞铁,这种方式在加州被认为是非常时髦的,但在这里反倒是提醒了大家工人的出身——75%来自贫民窟。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Samasource克服了大多数硅谷公司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超过一半的劳动力是由女性组成的。
许多国家的企业,都会因为母亲的身份而轻视女性的职业生涯。在这里,哺乳室,长达90天的产假以及轮班模式的灵活性使该公司成为包容性的一个独特的例子。不仅是肯尼亚,而且在全球范围内。无论在任何一个国家,这都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这种男女人数上的平衡,也绝不仅是针对那些从事入门级工作的人。Samasource的首席执行官Leila Janah在谈及为何公司管理团队大多数都是女性时也笑了。
“这在硅谷其实也很普遍,尤其是人工智能领域。”
“我们认为这很正常,而且还是一种竞争优势。”
CEO Janah
Samasource成立于2008年,早期也是受尽了白眼。因为在2008年经济衰退的美国,将大量工作外包给发展中国家并不是一个受欢迎的想法。
那些喜欢这个概念的人担心发展中国家拥有数字技能的人太少,无法按照技术巨头所能接受的标准来完成这项工作。
在科技界和慈善界,那些充满智慧的学者都说外包是个好主意,但永远不会奏效。不过今天,Samasource已经是东非最大的外包组织,并在亚洲和北美都有工厂。

廉价劳动力

Janah作为商人自然也说了公司的准确性和安全性是谷歌等公司找到他们提供服务的主要原因这类的场面话。这些公司有着明显的动机在世界上的工资低谷地区寻找工人,当地人也迫切需要稳定的工作。
Samasource的目标是那些每天收入2美元或更低收入的人,他们可以提供每天9美元的工资,对于肯尼亚的贫民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变,但是对硅谷来说显然微不足道。
CENgeno在基贝拉贫民区教授基本的科学知识
“是的,这很划算,”Janah说,“但是在我们的工作中,有一件事是关键的,那就是不支付会扭曲当地劳动力市场的工资。”如果我们付给人们的钱比这多得多,我们就会失去一切。这将对住房成本、我们工人赖以生存的社区的食品成本产生潜在的负面影响。”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工作不再需要他们,会发生什么。Samasource的主要业务毕竟是为自动化系统提供数据。如果创建数据的过程也变得自动化了呢?
Janah说:“这是人人都担心的数十亿美元的技术问题。”
“如果你真的与数据科学家,这些算法背后的头脑交谈,你会发现机器是远远落后于大多数人意识的。“
”我们将需要长期的培训数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廉价劳动力

成为数据培训专家是无聊的、重复的、永无止境的工作。
当不面对摄像机时,一些员工谈到他们如何面对压力,为了达到公司的目标,快速工作,导致更少的休息。一些Samasource员工是自由职业者,他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但是当他们工作时,有摄像头看着他们(人权问题西方媒体往往是不会放过的)。
走出了贫民窟的Abdi
记者们在办公室看到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没有任何可接受的人体工程学帮助,经常蹲伏,疯狂地点击几个小时,对眼睛和身体造成一定的压力。Samasourc也已表示将采取行动。
对工作的抱怨,肯定不是这个行业独有的,很快就会随着生活改变的故事而演进。
Samasource相信它已经影响到了发展中世界的近五万人。那些在Samasource工作过或得到支持者的人,调查他们后发现,大约84%的人继续从事更正式的工作或接受高等教育。
25岁的艾德里斯·阿卜迪(Idris Abdi)就是其中一位搬迁到更大的地方的工人,他已经能够搬出贫民窟。
”人工智能改变了我的一切“,他说。
”这改变我对生活的观点,让我看到了生存的希望。“

◎ 翻译/编辑 周哲明 // About EdgeVentures //
寻找即将改变世界之人
青锐创投 / 基于系统化研究的风险投资基金// Contact us //
bp@edgevc.com.cn
我们在寻找故事的主角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