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而未决的激情-杜拉斯

SPRING
HELLO
一位姐姐说,下午来我家喝茶,说不定还能顺便吃个晚饭再走。我提前泡了花胶,准备煲个花胶鸡汤。最后她有事未能如约,可是我的鸡汤还是如期的煲上了,用了山里的土鸡,除了花胶,还加了红枣,桂圆肉,枸杞。
在黄昏里,这样的氤氲着食物香气的家,是有着某种魔力的存在。何况还有我的小奶猫在脚边蹭过来蹭过去的喵喵的叫呢!
最近又忽然想读杜拉斯。
杜拉斯曾经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让我着迷,然后是三十几岁的时候,翻出来重温,这几年一直没有读过。那日,在一本书里看到作者提到她,又想读了。但是,原来都是读她的作品,这次却很想读她。
她是一个传奇,传记很多,访谈录也很多。比如米歇尔波尔特的《卡车》,塞尔日达内的《眼睛》,热罗姆博儒尔的《物质生活》,佛朗索瓦密特朗的《杜班街邮局》,还有法国著名的女诗人玛格丽特尤瑟纳尔的《睁开双眼》,都是访谈实录。
她说,她是在爱情的废墟上写作,在世界的遗体上记录激情经历过的荒漠。她一贯的拥有生机勃勃的活力和无法释怀的绝望,就像生命本身。
今年读了很多女性作家的传记和作品,桑塔格,阿伦特,尤瑟纳尔,阿加莎克里斯蒂,弗里达,邓肯,帕特史密斯,佐野洋子等等。完全是无意识之下的选择,或许我在寻求某种力量,道路,支持,也可能是想知道如何面对衰老与死亡。
我喜欢带着时间的痕迹的事物,让人安心,也对衰败和残缺抱持着欣赏的态度,在和布衣一起看罗马的废墟时的感动和用一只缺了一块的碗时一样多。因为不完美,因为缺失,它变得独特。
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事物和人的珍贵,只在于,你是都对它付诸情感,时间。
你爱着的家人,朋友,如此,对于我一直喜欢的杜拉斯,亦是如此。
漫漫冬夜,你把时间给了谁?

如果您还想再相遇,
点击二维码关注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