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世界观与蝗虫隐喻

《三体》世界观与蝗虫隐喻黎荔
《三体》电影什么时候上映?这两年雷声大雨点小,一直在延期上映。在网上听说它烂尾,烂尾是草草收尾或者没有后续消息的意思,原因就是《三体》跳票、制片人离职、特效团队被换,如此等等,令人焦虑。现在得到的准确消息是,上映日期可能在今年10月1日,《三体》成为2017年下半年最令人期待的电影之一。这部号称中国首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片的上映,真是一波三折。
去年1月14日,电影《三体》就发布了“虫子”版静态海报和特别制作的H5版海报,这是电影《三体》发布的第三款官方海报,与之前发布的先导版、概念版海报构成本片的第一个海报系列。“虫子”版海报以蝗虫为主要元素,画面前景是一只巨大的蝗虫匍匐在树叶上,后方密密麻麻的蝗虫大军构成末日般的蝗灾场景。对熟悉原著的粉丝来说,“蝗虫”是三体世界观的重要隐喻。
在三体世界的太空舰队到达地球所在行星系的四百年里,为了避免地球的技术大爆炸超过三体,三体世界给地球发送了智子(智能微观粒子),扰乱加速器工作,使人类无法探索物质深层次结构,进而实现锁死地球科学及技术。基础研究已经进行不下去了,科学家们基本陷入绝望。《三体》中写到,科学家汪淼眼前出现幽灵倒计时并看见宇宙闪烁,后来得知是“智子”在视网膜上打印数字,智子可以进行通讯、侦查、干扰粒子高能加速器等各种任务,汪淼完全崩溃了。知道三体危机后,警官史强带科学家丁仪和汪淼到华北平原看蝗虫,希望重塑二人的信心。当三人来到麦田时,看到田野被厚厚的一层蝗虫覆盖了,像沙尘暴一样,每根麦秆上都爬满了好几只,地面上,更多的蝗虫在蠕动着,看去像是一种粘稠的液体。史强向两位借酒消愁、醉熏熏的科学家,提出了一个问题,“是地球人与三体人的技术水平差距大呢,还是蝗虫与咱们人的技术水平差距大?”这个问题像一瓶冷水泼在两名醉汉科学家头上,他们盯着面前成堆的蝗虫,表情渐渐凝重起来。虫子的技术与人类的差距,远大于人类文明与三体文明的差距。人类竭尽全力消灭虫子,用尽了各种方法,然而这场漫长的战争伴随着整个人类文明,现在仍然胜负未定,虫子并没有被灭绝,它们照样傲行于天地之间,它们的数量也并不比人类出现前少。《三体》中写到,太阳被一小片黑云遮住了,在大地上投下一团移动的阴影。这不是普遍的云,是刚刚到来的一大群蝗虫,它们很快开始在附近的田野上降落。“三个人沐浴在生命的暴雨之中,感受着地球生命的尊严。丁仪和汪淼把手中拎着的两瓶酒徐徐洒到脚下的华北平原上,这是敬虫子的。”
这就是《三体》“虫子”版海报的出处。
88万字的《三体》由“地球往事”、“黑暗森林”、“死神永生”三部曲构成,刘慈欣以超凡的想象力、高度现实主义的笔法揭示了人类和宇宙的最终归宿。从我们熟悉又陌生的1967年文革故事为开端,慢慢拉开地球文明、外星文明、宇宙文明的序幕,再到地球和人类灭亡、太阳系灭亡、宇宙灭亡的时间尽头,一部涵盖时间和空间的终极奥秘,以宇宙为棋盘、以人类和星球为棋子,以恢宏的尺度展开了一个跨越几百亿年的宏大博弈。
《三体》三部曲的可读性,源于硬科幻作家大刘构造了一个“真实”的世界。在那个由技术运转起来的近未来时代,无处不在的高技术提供了很大程度的真实感。量子通讯和智子,核聚变发动机,太空电梯,深海状态,人体冷冻,降维打击,二向箔,光速飞船,环日对撞机和曲率引擎,流浪宇宙和龟缩黑域……以目前人类的技术爆炸和增长速度,如果文明真能延续下去,它必然无限制地扩大自己的尺度,成为巨大的宏观文明,必然走向太空,成为星系文明。而在真正的宇宙文明中,不同种族之间的生物学差异可能达到门甚至界一级,文化上的差异更是不可想象,文明之间的彼此猜疑和攻击清理,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当真正的星际战争打响之时,地球文明直达末日之战,结果会是如何呢?
“我需要一块二向箔,清理用。”歌者对长老说。
“给。”长老立刻给了歌者一块。
……
歌声中,歌者用力场触角拿起二向箔,漫不经心地把它掷向弹星者。
——《三体III-死神永生》
这就是《三体》写到的人类文明乃至整个太阳系的终结,整个三维宇宙毁灭进程的一个小节。歌者所属文明的真正名称并不是歌者文明,歌者只是该文明的一个地位低下的清理者的绰号,因为他在毁灭整个太阳系的时候,还在唱着一首古谣曲,降维打击一个低熵体小星系,甚至不耽误他唱歌。虽然对于地球文明与三体文明来说,歌者是不可战胜的神,但是歌者不过是宇宙战争中微不足道的一粒灰尘,渺小到没有自己的名字,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发现那些不小心暴露的文明并清理掉它。歌者作为清理者,本身的防御能力在神级文明面前,虽然不是零,但接近于零。歌者文明在更高一级的神级文明面前,也是虫子。
刘慈欣以冷酷的现实主义立场,写出了按照现在人类文明的精神状态、政治体系、思想方式,人类根本没法应对外星文明入侵的灭顶之灾,大灾难来了,所有人会死,而且死得毫无尊严。人类文明不过如虫子一样,虫子一思考,人类就发笑;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不过,在对人类暗黑未来的悲观中,刘慈欣仍保留了一丝理想主义的信念。在高度发达的地外宇宙科技文明面前,人类文明十足幼稚和脆弱,人类仿佛蝗虫一般。但表面上绝望的巨大差距,却也蕴含着一层生机。千百年来,人们费尽心力灭绝蝗虫,可是蝗虫却能生生不息。在《三体》的结局中,人类文明在二向箔抵达太阳系时,有极少数人乘坐飞船逃离,在茫茫宇宙中建立起一个流浪社会。或许他们会在新的星球上重建人类文明。还或许他们会得到云天明和三体文明残像的馈赠,进入一个泡状微型宇宙里,继续他们的封闭生活,正如那些在强大的扑杀之下,零星逃窜幸存的小小虫子。

即使在外星高级文明面前,地球文明仅仅如我们每天打扫桌子时顺手抹走的一粒灰尘般卑微,但我们依然要日日和灰尘战斗。即使人类千百年来竭尽全力消灭虫子,用尽各种毒剂,用飞机喷洒,引进和培养它们的天敌,搜寻并毁掉它们的卵,用基因改造使它们绝育;用火烧它们,用水淹它们,每个家庭都有对付它们的灭害灵,每个办公桌下都有像苍蝇拍这种击杀它们的武器……但虫子依然生生不息,人类的疯狂扑杀,从未成功地消灭虫子。科技文明的差距,并不代表生存能力的差距。因此,我们有希望赢。这真正让人在彻底绝望后,感到一丝振奋。也许,虫子从来就没有被真正战胜过。或者换句话说,你可以战胜虫子本身,但无法战胜虫子试图生生不息的梦想。这就是刘慈欣对人类文明做出的深刻洞察。即使未来地球文明要面对无数星际间的磅礴交锋,即使我们是如此自不量力的低熵体,遵循黑暗森林法则的宇宙,黑暗遍布危机重重,但根据进化论观点,能够存在下来的并不是最强大的生命体,而往往是最能适应环境、求生意志最强的生命体。在星际战争中,地球文明不一定只有毁灭一路,只能往事随风。
我想“虫子”版海报正是希望以深刻而悲壮的寓意,呈现原著中宏大的世界观。仔细看,在海报的下方,正是《三体》第一部“地球往事”中的两位故事角色,科学家汪淼和警察史强。就是我在上文中讲到的“蝗虫”隐喻的出处。如果我处于《三体》的故事情境中,我想我也会是“拯救派”,从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记得以前看过一部好莱坞电影《黑衣人》,影片结尾时镜头不断拉开,从管理局的门前拉出地球,太阳系,银河系,最后看见我们以为广袤无垠的宇宙,不过是外星人手指前一个小小的玻璃球,被弄玩具似的摆弄着。虽然这跟剧情没有多大关系,本身只是导演在玩弄手法,但这个恢宏的宇宙尺度的结尾,罢如江海凝清光,雄鸡一唱天下白,令观者醍醐灌顶,大彻大悟。佛经云“一滴水有八千虫,人身有八万虫”,每一种生物,哪怕一只虫子,也代表着一段数以千万年计的古老历史。虫子体内还有无数的细菌,亦带着各自的历史与生存的目的。看似一个渺小的生命,却是一个世界嵌着一个世界,岂不是一个宇宙?从这个意义上说,茫茫宇宙也是由无数虫子构成。
期待电影《三体》于本年内震撼上映。作为虫子的我,作为三体铁粉的我,一定第一时间去观影,并且一刷再刷。最后晒一下我和大刘的合影,还有大刘的亲笔签名。
2015年5月21日,西安交通大学“学而讲坛”曾邀请到大刘出关,偕中山大学天体物理学家李淼同来西安,共话《三体》与物理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