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非堂:“洋知识分子下乡”的汉口见证

关于传教士
传教士东来中国,其实是一场值得大书特书的“洋知识分子下乡运动”。
中国能够走出中世纪,能够告别皇权,传教士在其中着墨甚多。
传教士参与著书 、译书 、发行报刊和创办出版机构, 将西方社会政治 、经济 、军事 、科学 、文化 、风土人情等先进文化内容介绍进中国,这些书报出版物发行时间长久, 接触者众多, 打破了中国社会传统的闭塞状况, 营造了一个现代科技文化传播的社会环境和氛围, 促进了中国思想解放及文化的更新 、社会的进步 。
传教士在中国创办起了“ 洋学堂”, 改变了中国传统的教育模式, 传教士将西医 、西药传入中国, 进一步丰富了中国的医学和医疗手段 。
传教士作为宗教人员,本身肩负着“传播福音”的宗教使命,告别殖民时代的当代中国人,因为对基督教“精神殖民征服”不光彩历史的切齿痛恨,恨屋及乌地将这些外国外国传教士所做的善行义举地给抹杀了。
但我们应该铭记,这些手捧圣经的传教士, 其实绝大多数都是心地纯洁、品行高尚的善良人,他们也许在无形中充任了殖民帮凶角色,但他们的历史贡献依然值得铭记。
他们传播福音的同时,更多传播的是西方最新的科学文化知识,他们留下的历史遗迹,我们至今受惠。我们应该对他们长久纪念,让他们遗留下的文明之光更加璀璨光明。
武汉汉口基督教荣光堂原名格非堂,建于1931年,纪念英国基督教伦敦会牧师杨格非( Rev Griffith John) 百年诞辰及来武汉传教70周年。“基创鸿磐、其址永固”8个大字的奠基石,至今仍镶嵌在教堂正立面右墙脚,保存完好,其含义是“基督是教会的根基, 如同建立在磐石上一样稳固”。
正中 23 米高的塔楼直上天空,顶上十字架显得格外醒目、神圣。塔楼正立面中窗分线与屋顶上立的十字架相呼应,四周门窗采用哥特式特有的尖券,强调竖线条之美,窗和墙形成强烈的虚实对比,极有韵律。建筑平面呈规则矩形,底层用突出的腰线勾勒,整幢建筑朴实庄重、简洁明快,粗犷中不失华丽精细,烘托出特有的宗教气氛。
1951 年 12 月 23 日格非堂正式更名为荣光堂,取新约圣经“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处有荣光”之意。
言归正传如果没有恰当的场地和人来进行见证,再伟大的爱情也会陷入一场莫可名状的孤独。这就是婚礼对爱情的重要性。
在中国,婚礼已经是一场失传的学问。
曾经我们的祖先,十里红妆,依依款款在祠堂下朝着祖先牌位叩拜,共同发起“生同衾、死同穴”的誓约,从此把日子过得川平水静,一直到偕老白头。
而今我们这代人的婚礼,变成繁文缛节的攀比,变成胡吃海喝的聚餐,变成没大没小的戏弄,婚宴的市井气侵夺了婚礼的神圣性,撑场面的红包压过了真诚的祝福。
本期出境嘉宾:覃非(公务员)
一个姑娘说“要举办一场前所未有的婚礼”,这不是虚荣,是对情比金坚的爱情的郑重对待。粗糙草率急就章的婚礼,实质上是一种对爱情的亵渎。西式的婚礼,因为有神的见证,因为仪式的神圣感,更容易俘获年轻男女对圣洁婚礼的想象。即使不是基督徒,也喜欢选择教堂作为背景拍婚纱照,甚至希望抛开中式的三茶六礼,在古老的教堂中,在牧师的祝福下走向红毯。
如果上天给你们一次再来的机会的话,在武汉你将选择在哪里来一场刻骨铭心的婚礼?选择在“荣光堂”,最足以动人心魄。
整座教堂朴实庄重、简洁明快,教堂红砖清水墙面条纹清晰,正立面塔楼高高耸立,庄严神圣。大门左右白色的花岗岩石柱、通透式的护栏、 红白相间的院落地砖把教堂点缀得典雅大方。靠近教堂主楼,向上仰望, 正中 23 米高的塔楼直上天空, 顶上十字架显得格外醒目、神圣。
塔楼正立面中窗分线与屋顶上立的十字架相呼应, 四周门窗采用哥特式特有的尖券,强调竖线条之美;窗和墙形成强烈的虚实对比,极有韵律;部分门窗还保留着彩色玻璃,阳光透过彩色玻璃被细细地滤成柔曼的轻纱,使室内光线终年保持着柔和,形成慈祥、肃穆的宗教氛围。花纹极细,玻璃色彩因阳光的穿透而生艳、绚丽,奇妙的光色引人入胜,使人们产生对天国的追求。
拍摄者:立中堂照相馆传承人曾建新先生
每一座教堂都有上帝的光芒在闪耀,每一处十字架上的基督都会温情脉脉祝福新人。但 “荣光堂”不是一座简单的教堂,而是一座专门纪念传教士杨格非的丰碑,在这里接受他的祝福比别处举行婚礼更有意义。
历史是一盘巨大的磨石,把许多伟岸的身影磨得粉碎。
佛教是骑着白马从天竺来到中土,而近代基督教却是坐着军舰从欧美来到中国。基督教传教士高鼻深目的眉眼,在以讹传讹的误读下,很少让人联想到悲悯、宽容和慈悲。
对于武汉来说,没有杨格非这位传教士,这座城市的近代史要黯淡许多!
上上个世纪,对于处于王朝末日余晖下的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多泪的世纪。兵荒、匪乱、疾病、灾荒接踵连绵,人民的苦痛多如牛毛,迷茫如失群的羔羊。
从遥远的英吉利东迁而来的杨格非,爬上武昌的蛇山,眼前长江汉水蜿蜒千里,油菜花海荡漾在无边春日里,如此美丽斑斓的世界却有那么多生灵在尘世间挣扎。他立下誓言,要看护这片还没有完全向基督皈依的土地,要为散居在江汉两岸数百万宝贵的灵魂的救赎,尽一个牧者的责任。
尘世如苦海,一是身苦,一是心苦。在这片“医圣”华佗刮骨疗毒、“药圣”李时珍识草认药的土地上,本地的医疗水平依然停留在蒙昧中,疾病流行、朝生暮死,充满了无常。于是,他设立医院,施医散药,救济众生。这座医院一直持续到今天,就是大名鼎鼎的协和医院。
他又设立集大学、中学、师范、经学为一身的综合性学校“杨格非学院”,将西方的自然科学和经院哲学引入到武汉,成为武汉现代教育的起源。这座“杨格非学院”,经历不同时代的兴废,至今还屹立在汉口的简易路,就是著名的“武汉四中”。
湖北近代传媒出版业也有杨格非的影子。他出版的英文《楚报》,是汉口开埠后第一种现代传媒;他开办的“圣教书局”,长期是华中地区的出版业翘楚。
立中堂照相馆拍摄于汉口荣光堂
近代中国的历史主题就是将一个传统的农业文明带进工业文明,让世界走进中国。中国人在很长时间与外国人打交道的时候确实吃过亏、上过当,但就历史整体而言,近代中国的发展进步,其实也有外国传教士的一份功劳。
传教士们不远万里来到遥远的东方,毫无疑问都会带有以基督教化的文明取代东方古老文明的目的。但像杨格非这样有自己的一套道德规范、在无论多么荒蛮的地方都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和准则的传教士,在武汉耕耘一生,并没有抱有强烈的宗教狭隘和传教功利心。他关心的不只是这片土地上需要救赎的灵魂,更关心千千万万需要健壮的身体和无数颗需要充实的头脑。武汉能从中部城市成长为“东方芝加哥”,杨格非功不可没!
曾经杨格非留下繁盛的传教事业,而今都已经成为陈迹。连纪念他的“格非堂”,都在时代变迁中改名为“荣光堂”。只有汉口某些街巷残留的十字架徽记,提醒人们发生过的历史!
武汉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城市,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就要重新评估外国传教士在近代武汉的功过是非。善待一切来华帮助中国发展的外国人,让他们的名字像日月一样得以彰显,传承他们心底无私的传教士精神,这座城市的复兴与腾飞会更快一些!
武汉谣
这座城市不应该沉陷到古奥的风雅中不能自拔
不能继续在黄鹤楼上题诗
皱着眉头看烟波江面
想遥远的长安、辉煌的庙堂
想早生的华发、未竟的功名
也不能继续在龟山麓弹起鸣琴
想暮色四合中有樵夫披薜苈芳草
听曲子里的巍巍高山洋洋流水
劈柴的刀斧锋刃在月光里闪着温柔的毫光
然后一声长啸作揖而去
从此相忘于江湖
这座城市也不应该沉沦到尘世的衣食中忘掉了诗意
要忘记去信阳、黄冈收买白麦
忘记在蒸汽厨间把面条烫熟淋油搅拌
忘记早市前把三百碗热干面卖完
还要忘记梁子湖中拨动清波的鸭群
忘掉那些被卤料红油浸润的鸭脖
忘记吉庆街夜摊后那个薄施粉黛的来双杨
忘掉舌尖上闪转腾挪的欲望
不要让吃喝二字充盈了所有市民的头脑
不要变成吃货横行、替食物传道的城市
不要忘记了一个家庭除了厨房还要有客厅和书房
不要忘记了酒足饭饱后最好的消遣不是和衣而卧
而是行吟泽畔、惊起一滩鸥鹭
让高空中的明月照透灵魂
让半山的清风洗涤了衷肠
男子应该有应有的风度
女子应该有应有的容妆
一个城市应该有一个城市应有的文明
这座城市最需要的就是温故和回望
走遍了江岸区
就读懂了旧汉口
读懂了旧汉口
就知道怎样才是大武汉
她曾经善待资本、把商业当作灵魂
它的商铺鳞次栉比、橱窗一个比一个精美
夜幕降临灯盏初明、商业薪火延烧到今
刘歆生这样的乡间放牛郎也能成长为富商巨贾
在都督面前能够不卑不亢地说话
他曾经胸襟开阔、接纳异质的文明
海上大洋轮船带来的外国客一船船卸下
东方树叶制成的茶砖一块块穿越过西伯利亚雪原
缠头的印度阿三、戴布笠的安南巡捕、小圆帽的犹太拉比
寄命在这江汉河流纵横的海角天涯
她曾经追逐世界、却不忘个性
谁怀想起阿育王初转法轮时的佛祖东来意
谁读过《大唐西域记》里玄奘对西天的描述
谁才会懂得古德寺的梵宇伽南的建筑品位
她曾经富于慈悲、充满人性的温度
她接纳了杨格非高洁的传教士灵魂
让这座城市开始有了现代医院
人从巫师鬼神手里夺回了生命的解释权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世界就有了光
男子应该有应有的风度
女子应该有应有的容妆
一个城市应该有一个城市应有的文明
这座城市最需要的就是温故和回望
走遍了江岸区
就读懂了旧汉口
读懂了旧汉口
就知道怎样才是大武汉
—欢迎转发—
温故民国老建筑,再现民国美人风情
曾建新先生微信号
由立中堂发起的“武汉民国旧香气”大型城市记录文创项目即将启动,现全城征集50位10-40岁之间的美丽女士,以民国老建筑为背景,立中堂提供民国衣装、妆容和拍摄,重现民国衣香鬟影,以“美景、美人、美境”,为这座城市厚重的民国文化史写下时代的新注脚。
后期将媒体发布、集结出书、全城巡展………报名方式:先添加上图曾先生微信咨询,再把自拍素颜照(头像+全身,不要用美颜滤镜)发到qq2394383202邮箱。我们活动方甄选后给予回复!谢谢!
电话:18807159840。
民国旧香
如何从武汉穿越回民国 我为你指条明路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一站:汉口吴家花园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二站:南洋大楼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三站:武昌第一纱厂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四站:武汉大学“十八栋”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五站:汉阳铁厂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六站:武昌文华大学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七站:汉口泰兴里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八站:汉口巴公房子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九站:汉口东正教堂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十站:汉口古德寺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十一站:武昌红楼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十二站:汉阳晴川阁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十三站:汉阳古琴台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十四站:湖北省老图书馆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十五站:汉口江汉关
民国建筑寻访录第十六站:武昌海光农圃
立中堂民国照相馆
始于清道光庚子1840年
一家藏书6万册的怀旧照相馆
提前一周预约拍摄请添加微信号;
立中堂预约电话:18807159840;
立中堂座机:027—84682099;
立中堂地址:武汉市汉阳区琴台大道华润中央公园一期商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