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空旷的大街好惬意

很久没有睡得这样舒服,今早一个懒觉起来,已是除夕。今早同事给我发了一个另外的同事们做的拜年视频:今年香港的同事让他们的总领事变成了唐僧,因为是猴年春节,所以从《西游记》找来灵感,比较逗趣,因为看西人认认真真又一头辛苦讲粤语,实在是好玩的,像是小朋友做游戏,有点可爱。
然后顺道还看了上海与广州的同事做的拜年视频,我们笑一笑,然后是北京的同事的视频,就非常官方了,看到大使的回顾,在云南的照片,都是我拍摄的,把我拉回2015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这个人生的阶段也将彻底翻过去,就要说拜拜,感觉一身轻松。
去年在云南,陪同大使的那几天访问,其实最开心的是和一位同事前前后后的聊天,还有和金牌翻译Jim Brown的聊天,他作为美国总统的中文翻译,经历了好多美国总统,我从1998年看他陪同克林顿总统访华开始关注他。喜欢他对于语言的那种渊博,中文与英文翻译自如,是我多年的偶像!
以上纯粹是今早看到同事发给我视频的时候,顺道牵扯出来的念想,因为即将告别这一段工作,所以拿出来说一说——与今天除夕的度过没有关系!我却热爱英语学习多年,从来没有放弃过,当初回国后去使馆工作是一个意外,其中的简单动机就是可以继续讲好英语,还能继续学习英文。不过,事到如今,可以告一段落,心安。
以下的话,才是一直以来遵从内心召唤的:
(2016年,我们的Pattern杂志依然会坚持Paperzine的简洁与快乐,继续投入又认真地去创作。)
(团年饭,中午这一顿,父母是最好的厨师!)
(走过巷子,我看到散落的时光)
中午的团年饭,我拍了照片发到朋友圈,被朋友们赞叹我爸妈的厨艺!是的,厨艺一流!窗外的阳光居然在今天那么好,好到一种幻觉,感觉春天真的来了。午饭后约了朋友:晓倩去“西村”散步,觉得这个大年三十的日子很开心,吃父母做的饭菜,见到多年的好朋友,可以享受阳光,然后终于把工作看作一种开心的调剂——因为它即将成为过去式。

去“西村”的路上,空旷的大街,安静下来的城市,展露从容与值得去享受的层面——是奢侈的,一年只有这样几天是如此可爱的。第一次去“西村”,要感谢今天的天气,环绕的跑道,城市空间的创造性运用,多少让我想到纽约的High line,蓝天下的我和晓倩拍照,聊到她就要去追逐的梦想,感觉2016年都会是簇新的。
“西村”里唯一一家还在除夕这天营业的茶坊,走进去,有我喜欢的装饰,各自点了茶,享受安宁,聊喜欢的话题。除了阳光之外的空白,还有什么是叫人惬意有欢喜的?那肯定是生活本身,因为为了去锻造它的丰盛,似乎就会走很久的路,跋涉过崎岖不平,拥抱回忆的伤与疼痛。

我和朋友聊天到茶坊关门,天色还亮着,在返回家的公车上,我能感到夕阳照射在身体上的那种光晕,下车后,大胆站在马路中央,快速拍摄一种空旷,我要把这样的幸福感通过今晚的文字送给大家,感谢你在我絮絮叨叨,自我的文字嶂中纵容我一直写着,一直阅读我,没有放弃我!
猴年,还有什么祝福的话比一种真实的生活更有说服力呢?真实往往意味着放弃趋同的选择和审美,在这样自我锻造的道路上,我们还走着……春节快乐!
(傍晚,空旷的大街)
张朴
作家,挪威奥斯陆大学媒体学硕士,曾在BBC实习工作。出版文集《孤独要趁好时光:我的欧洲私旅行》《香港的前后时光》(内地与港台版)《仿佛,一场告别》。
欢迎扫描以下二维码,订阅我的微信公众平台:张朴好时光!微信号:je_suis_zhangpu,在这里,我和你分享我的私人旅行,独立杂志,艺文风景,城市文化,时装和电影旨趣。若你喜欢,点击右上,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告知你的好友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