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奇闻一则:山中奇人

《清稗类钞》记载:“魏,武者,乾隆时,在邗上以技击闻。尤善骑射,解马语,与薛三、张饮源齐名,当时所称为魏马、张刀、薛硬弓者也……”
魏某是个练家子,乾隆年间,在淮南一带,以善于搏斗而闻名,尤其是精于骑射,懂得马语,和当时的壮士薛三、张饮源等齐名,江湖号称“魏马、张刀、薛硬弓”。
魏某起初并不懂马语,少年时期为无赖之徒,后来投奔清河县官府,当了一名捕快,以善于抓捕盗贼而被称为“名捕”。
江苏布政使庄某携家眷到金山、焦山游玩。
当时江水暴涨,庄某抓来一些庄稼汉来给他拖拽船只,因为行动迟缓,庄某就命人用鞭子抽打他们,当时正赶上插秧的农忙季节,农人都苦不堪言。
这个时候,有一个壮士自告奋勇,声称自己就可以拖船,用不着那么多人,于是推开众人,自己牵着船只,“其疾如风”,船只将要靠岸后,壮士跳上船,左手把舵,右手扯着篷索,顷刻间就到了岸边。
庄某大喜,打算以厚礼赠送壮士,壮士笑着说:“我不需要这些东西!”
他从怀中掏出一张一尺见方的白纸说:“麻烦大人在上面给俺盖个官印。”
庄某大惊失色说:“你这不扯犊子吗?官印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盖的吗?更何况官印此时不在本官手中。”
壮士说:“今天大人一定要盖印,我知道大人的官印是随身携带的,如今就在船舱的一只箱子里边,何必要骗我呢?”
庄某勃然大怒,痛斥道:“你难道不知本官是天子钦命的封疆大吏吗?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壮士一撇嘴,嗤之以鼻,不屑地说:“我就是一个小民,你用不着拿天子当大尾巴狼来吓唬我!”
庄某气急败坏,向左右看了一眼,暗示手下随从将壮士抓捕起来,随从一拥而上,壮士挥了挥衣袖,就把几个人全部打翻在地,几个人横躺竖卧,好半天站不起来。
壮士自己上船取出箱子,用手掌劈裂,取出官印,冲着乜呆呆发愣的庄某说:“我念你是初来乍到,还没啥恶名声,否则的话,我就把官印带走了!”
庄某随身的数十个兵丁互相看着,谁也不敢上前阻挡。
壮士盖好了官印,随即踏浪而去,“踏波如平地”,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范围内。
庄某大为惊骇,命手下调转船头返回,手下有人发现船只已经损坏,于是派人修理,折腾了一晚上,次日清晨才出发。庄某不甘心,于是就暗中派人寻访壮士,却一直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一个多月后,川沙厅(今属上海浦东)传来公文,说已经“奉命”赦免了当地百姓的赋税。
川沙一带此前一年遭遇海啸,民众流离失所,手下官员曾建议免征赋税,庄某认为府库会造成亏空,不同意减免钱粮。
看到下属传来公文,庄某意识到是那个壮士伪造自己的命令,勃然大怒,可是那上面的官印却是真实的,又说不出口,于是就派手下征召能人,抓捕那个壮士。
有人向庄某推荐魏某,庄某一向严厉,手下做事儿的常常因为失职而获罪,很多人为魏武捏了一把汗。
魏某年轻气盛,听说有人推荐,他立即请求去抓捕壮士。
庄某对魏某说:“你一定要留心贼寇可能居住的地方。”
魏某不以为然说:“做这种事儿的人,算不上强盗,因此不可能在盗窟访得,一定隐身在乡野之间。”
有人瞪眼睛暗示魏某不要争辩,以免大人发怒。
魏某佯装没看见,接着说:“这个假传公文者一定是川沙人,因为他目睹家乡遭遇灾难,所以想出这种办法救济灾民。大人应当假装公开嘉奖此人,称颂他有胆识,他一定会闻风而来,抓捕他不就很容易了吗?”
庄某沉思片刻说:“言之有理,你且为本官查访一番!”
魏某于是穿着蓑衣,戴着草帽,伪装成乡下人样子,四处查访,他受一位占卜者的启发,前往钱塘江,遇到一个道士,于是向道士询问。
道士听了魏某对壮士相貌体形的描述,对他说:“你说的那个人是我的弟子,你若想找他,就随我来吧!”道士于是拉着魏某的手,沿着石壁向上攀爬。
魏某“俯视万仞,风声飒飒然从足下起”,大为惊恐,天色渐渐昏暗,山谷间浓雾弥漫,幸有道士领路,才没有坠落悬崖。过了好久,来到一处平坦的地界,这里方圆数十里,有很多居民住户,鸡犬之声相闻,俨然一个奇异的世界。
道士引领魏某进了一间房屋,对他说:“我的徒儿如今出门了,三天后才能回来,你安心住在这里等他吧!”
道士说完话就离去了。魏某心中充满疑惑,夜不成寐,起身端着蜡烛观察室内,发现四周的壁柜上排列着很多书籍。
魏某取出几本书,翻看了很久,却看不懂。
后来又翻出一本,书中讲述的内容是关于马的声音及肢体语言,魏某精通骑术,对此非常感兴趣,看过之后,受益匪浅,一直看到了天亮,感觉意犹未尽。
道士推门而入,发现魏某在看书,揶揄道:“你是官府的人,怎么会像个书呆子似的,秉烛通宵达旦呢?”
魏某说:“这一屋子的书,唯独这一本我能看懂啊!”
道士拿起那本书,看了看说:“嗯,这本书确实适合你阅读啊!”
道士提了几个问题,魏某一一作答,他没有答对的,道士就为他做了详细的解读。
过了一天,道士忽然领着一个人进来,相貌体形和庄某描述的那个壮士非常相似。
道士把那本关于马语的书送给了魏某,并让那个壮士跟着魏某走。
魏某不认识路,壮士就挟持着他,“翘足耸身,自绝壁下”,不久来到了官道上,魏某对壮士身怀绝技非常仰慕,途中多次请求做他的弟子,而那个壮士就像没听见一样。
两人晓行夜宿,不久到达了省城,庄某立刻就认出了壮士,于是命人将其捆绑起来审讯。
壮士对自己的盗用官印的罪状供认不讳,庄某试探着问了其他几桩案子,壮士也都一一承认,随即被判处死刑,关进死牢。
魏某感念道士的款待情义,弄来一些酒食,到死牢为壮士送别。
交谈中,魏某忍不住哭了起来,壮士说:“我就要解脱了,你应该祝贺我,为何反而哭泣呢?”
魏某怀疑其他的案子并非壮士所为,觉得他很冤枉,壮士朗声大笑:“官府找不到真正的罪犯,就很有可能去冤枉好人,我这么做,就是希望不会有被冤枉的人,那些罪犯其实在我手中是无法逃脱的!”
魏某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几天后,那个壮士被斩首示众了,魏某因抓捕凶犯有功,升任都司,而他却高兴不起来,念念不忘和壮士的短暂交往。
几年后,有客人前来拜访魏某,魏某迎上前一看,竟然是那个已经“死去”的壮士,他以为是鬼魂,当时大惊失色。壮士大笑,说:“实不相瞒,行刑前的那天晚上,我逃出牢房,抓到了一个凶犯,就把他扭送牢中代替我,我趁机跑掉了,行刑的人在暮色中处斩凶犯,他们一直认为就是我呢。”
魏某觉得十分欣慰,于是取出那本书,叮嘱壮士还给道士,并向他询问道士的去向,壮士没有回答,转身就离开了,此后,魏某以超凡的马术享誉大江南北,晚年官至总兵,镇守狼山,后死于任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