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诗人》选稿一、二群父亲节诗歌雅集

《安徽诗人》公众号平台投稿邮箱:
ahsr998@163.com
投稿必备:诗歌10首以上,简介30字,照片一张
主编:雪鹰
公众号组稿编辑:风儿、邹晓慧、谢灵娟、刘坤、逸君、罗利民、潘志远

值班组稿编辑 逸君
本期诗人:晏晴、蔚霐、曹利生、赵方荣、曹新华、姜了、半城、韦笳、姜中贵、刘华超、张梅枝、金小定、白帆、赵爱霞、述一、马路、张云香、花花、涂国文、海韵、陈怀、郭全华、情格格、文刀、逸君
另有许多诗人的稿件,不按要求投稿,没有简介或者贴稿时间有误,遗珠之憾在所难免。希望两个群里的诗人朋友,每天在18点到20点在群里贴出稿件,我们会义务继续做好服务。
《安徽诗人》选稿一、二群父亲节诗歌雅集精选
父亲
/晏晴
他是什么时候把自己变成父亲的
这问题苦恼了我们半生
也许,从寂静开始的
从风的转向开始的
从一张犁铧弯曲的疼痛
土地和膝盖骨的疼痛
默不作声的眼神,针刺刺痛黑夜
有一刻,我们都没有说话
也没有对望
连一丁点暗喻都没有
我们的心思装得下大海
却对父亲讳而不谈
那个眉清目秀的少年
那个一生谈笑风生的长者
那个嗜酒如命的男人
那个写端庄小楷贴大红对联的书生
有很多种称谓
我们拒绝叫他父亲
晏晴,女,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北诗歌》编辑。作品散见于《长江文艺》、《长江丛刊》、《新作家》、《诗选刊》、《延河》、《山东诗人》、《武汉作家》、《湖北日报》等。
父亲节,去山上看父亲
/蔚霐
我和父亲面对面
背景是忧伤的青山
坐在土堆上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这只是一次徒然的相望
摆上香纸
我跪下来,轻轻地叫了声爸爸
已经十五年了
我都没能像这样喊过他
风吹动艾叶
和灰鸽子的咕咕声
融合在一起
淹没整片寂静
我终不敢再喊第二声
爸爸
我怕这淋淋漓漓的痛
会使山色更深
蔚霐,本名陈卫红,湖北红安人,湖北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长江文艺》《芳草.潮》《诗潮》《白天鹅诗刊》等报刊。
父亲
/蔚霐
他走后,我把我的生日
换成他的生日
替他活在人间
我一直坚持做三件事——
照顾母亲
养一盆他曾经喜欢的兰花
学会独立
我假装过得很幸福。除了这三天
他的祭日
清明
父亲节
蔚霐,本名陈卫红,湖北红安人,湖北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长江文艺》《芳草.潮》《诗潮》《白天鹅诗刊》等报刊。
写给父亲
/曹利生
是的,父亲就是爸爸
这确实是幼儿园的问题
直到一个甲子过去
我试想从一岁开始活着
然后,摇摇晃晃
仰望想象中的那座大山
亲昵地叫一声:爸爸
爸爸,这个普通的称谓
成为一生梦中的奢侈品
当我喃喃自语的时候
眼前的大山突然被陷落
大地抚平了裂痕
稚气,吹灭了心中的灯
叫一声:爸爸
我怎么感到好难好难
明明知道没有回音
却常常对着远山低吟
我的儿子没有察觉
儿子的儿子更没察觉
背后一阵欢笑,回首间
孙子在亲吻他爸爸的脸
(2019年6月16日)
曹利生,笔名诗天曲、乐风,生于上海,栖居江南福地常熟虞山脚下。
写给父亲
/赵方荣
您是那片宽阔的海
是我永远骄傲的那身后的背景
让我永远从您的生命中汲取养分
我不知您早年生活的艰辛
风雨中你磨炼出
不屈服于苦难命运的性格
舍小家顾大家
奔赴抗美援朝的硝烟战场
您把立功的证书和奖牌带回来
我时常仰望那海的蓝色,及和平鸽轻盈的飞翔
祖国,我的母亲——
安定,才强大
而今那片海已退回大地的深处
可您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
我的每个细胞都有您的生命的爱与倔强
农历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二十五
您从远方带回四棵树苗
栽在我家屋后
土地。生命——
您时常挂在嘴边的依恋
成了您对尘世上最后的爱啊
2019-06-16
赵方荣,网名清秋霜月,安徽寿县人。诗歌的写作对于我来说,就是我与时间的那份依恋。
清名思父(外一首)
/曹新华
清明节
乡邻们照类烧冥钱
照例烧香
敬拜祖人,我没有。
我买了三束花
十岁时走了的奶奶
坟头上插了一束;
走了满三年的母亲
坟头上插了一束;
父亲坟头上的土最硬
我费了好大的劲
自恃有竹竿撑腰的花
插杵了才勉强站立了起
象我当年十二岁时
接受父亲的死亡一样
勉强而艰难
父亲
想看清父亲的时候
铺满童年的小路上总是扬起青涩的雾
想读懂父亲的时候
父亲就只剩下风雨过后的一个地名
没有门牌号
但有深刻的碑文
父亲节
我想起父亲
父亲这个词却总是有温度又长满了忧愁
父亲,父亲你在那边过得舒胆吗
风呀雨呀没再打扰你的宁静和安祥吧
父亲:我告诉你吧
父亲:我也开过了花挂过了果
父亲:我也成为了父亲
父亲:我也到了该弯曲的年岁了
……
曹新华,男,湖北大冶人。有诗作多首发表于《星星诗刋》《诗潮》巜当代作家》香港《当代诗坛》等。著有诗集《叫开春天》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父亲是向我扔炸弹的人
/姜了
父亲向我扔炸弹
用他的想法炸少我的想法
最好炸光我的想法
我沉默。父亲扔过来的炸弹
也喑哑
父亲自信他的炸弹会炸醒我
父亲剃光胡子也不年轻
扔过来的炸弹,药性渐弱。渐成空壳
最后,父亲扔过来空炸弹
父亲尴尬笑笑
我收集弹壳与碎片
加在一起
有父亲的重量
父亲节
/半城
只要父亲
还在人世
一天
我就只能
还是个
父亲眼中
的孩子
直到有一天
父亲终将远去
不再被我们
重新找回
也就意味着
从今往后
人世间
又多了一个
无人认领的孩子
2019.06.16
半城,原名尹俊,安徽当涂县人。著有诗集《装在瓶子里的婚纱》《欲辩已忘言》两部。
登云台山想起父亲
/韦笳
山道两边黄荆条
开着紫色花
我认得
它可以打箩筐
也可以用来打我
一一为牛吃了生产队的庄稼
为偷吃邻居地里的西瓜
为偷偷下河洗澡,摸鱼
父亲用黄荆条抽我
痛好像已长在肉里
山上山下好多的黄荆条啊
有的向我挥来
有的却冲我笑
如今我成了一只箩筐
质朴,结实,有用
而那个拿黄荆条的人
已埋进土里
6.16
韦笳,本名吴云驾,安徽黄山人。省作协会员,60后。放过牛,种过地,平民诗派成员。1984年在《星星》诗刊开始发表作品。诗观:诗始于真,归于善。
怀念父亲
/姜中贵
胸口的消息树一倒
鬼子来了
真情的山门已被撞开
把珍珠抢散
从眼里辛酸落下
把强力胶打翻
粘我于父亲的坟前
把那一株爬地草
把我打翻
怀念父亲
我成为落地的瓷器
乌鸦如巫
更说黑色的悼语
往事在大悲中一闪
也是鬼子打翻
把我也打翻
就因为胸口的消息树一倒
鬼子来了
姜中贵,安徽巢湖人。作品收入《中国微信诗歌选》《江海诗歌》《读首好诗,再和孩子说晚安》等纸刊。
写给父亲
/刘华超
伴着一声啼哭
我降生在春寒料峭的时节
激动和笑声
让您放下了紧张的心弦
您用母亲亲手做的温暖的襁褓
抱着我熟睡在了甜甜的梦乡
载着岁月流年
您用宽宽的脊背
驮起了生命的憧憬
在田间地头间奔忙、寻找
我看到了您发丝间的斑白
正如您看着我慢慢的长大
回首尽望
您半生年华的汗水
和着泥土气息的脚印
我读懂了您毕生的艰辛和夙愿
正如您读懂了我今生对知识的渴望
生命耕耘了岁月
给了我智慧和力量
却拖垮了您为幸福写好的履历
把病魔的煎熬无情地留给了您
我静静的守在病床边
认真地倾听呵护您的心灵
正如童年时
您对我的千言万语
刘华超,笔名如影随形,淮南凤台人,教师,文学爱好者,曾在天津《海河文苑》,《同步悦读》等文刊发表诗歌、散文数十篇。
写给父亲
/张梅枝
北方的十月,雪来得格外早
我还来不及喊父亲二字
银白的雪花已把你裹走
你像一弯新月,把暗淡留在人间
这天,是十月初一
你选择这天离开,怕我们忘记你
天堂里这是个好节日
你可以停下来想我们
也可以悠闲的走到你栽的杏树下
喊一声,凹斗……
快给我剃剃胡子,拔拔眼睫毛
喊声,会穿过院子的围墙
带落几颗杏子
如今,每次回家
窗前月季花里,西窗杏树下
围墙上的石头里
我都在找
我想找回你的影子
找回童年,找回我的幸福
注: 凹斗~我的小名
2019-2-15
张梅枝,笔名美美,河南西平县人,现居云南昆明,驻马店市作协会员。作品发表《河南诗人》《天之中》《天中晚报》等报刊杂志。
怀念父亲
/金小定

一片荷叶从故乡飘来
一场零上52度的大潮就涌起
摇摇晃晃
两条鱼浮于表面
和我对视
鱼肚白的瓷碗
摆在水边
我和父亲
心领神会
扶杖东篱
下的青草青草边的小桥流水
太阳像一粒白色的药片
一日三次
我是赤脚的王子
趾高气扬
牵来天空中一朵白云
父亲说可以做饼
说有千层
有一天
一只白鹤接走了父亲
王子听见之乎者也
穿着丝绸的服装
在檀木书箱里
喈喈作响
雨水太浅月夜太白
我抱着我的影子,我是
父亲一笔一划的书稿
五十年
此时,你不要在我门前的枣树下停留
落下一颗枣子
就能把你砸伤
2018年6月3日初稿
2019年6月16日修改

从一粒种子开始
走在故乡明亮的屋脊
从一根手指开始
安静的如一颗星星
星空下小河淌水
我们如此亲近
像血一样流遍我全身
这拨动心弦的鸟啊
父亲给我搭起了梯子
雪就翻过了墙
从一座祠堂开始
生生死死
不过是与你无关的狂欢
如果我的枣树可以知道
她会雕刻你孤独的形状
我是一年中的四季
一遍遍吟诵
却总有一片土地任其荒芜
他们和我一样将用身体去铺垫
心中的那一片大海
而声音消失
左手抚地 右手接黄昏
风不来 我不走
风若来
百花盛开
2018年11月20日初稿
2019年6月16日修改
金小定,柘皋金府人氏;明沂国公、武德侯金朝兴后裔。

父亲去哪了
/白帆
说过的日子
如期而至
如期错过
苦难如云的天空
扑腾着白天与黑夜的双翅
无法稳住你如期的鸟语与花香
透过光芒开放的瞬间
我一次又一次
仰望或者俯视
那或远或近绵延的上升与抵达
看那峰峦沧桑的气象
与一路一路流浪的雨丝
如何相视如何而立
如何一只手临摹另一只手
命运交错的纹路与细节
环绕一天一天翻开的花期与掌心
放牧的声音深入四方
一道泊近的闪电
贯穿语言的指尖与边缘
只能想象而无法抚摸
白帆:楚人,本名怀有华。八十年代开始发表作品,一个体制外的自由写作者。
父亲的背影
/赵爱霞
这个秋天
父亲的背影总是浮现
像零下几十度的水
浓结在我的心里
挥不去割不掉
拿铁锤用力砸下
它只会碎裂
痛开成一朵冰花
这个秋天
我想用更多的文字
写下这个记忆
类似于朱自清先生的“背影”
在我的一生中
留下血浓于水的痕迹
流传在世间
给我的孩子
这个秋天
手中的笔让我想起
那个寒冷的冬夜
驮我去医院救治的那个温暖的脊背
想起那个守候在车站等我放学
用自行车推着我走在快要黑的暮色中
头也不回就知道我快要睡着的背影
往来车辆的灯光变化打在他的身上
让这个背影像山一样伟岸
这个秋天
结在我心里的冰花开始融化
披着菊香踏歌而来的重阳节
父亲你的背影在千山万水中
一眼就被我识破
走了这么多年
父亲我们才开始相爱
父亲
/述一
小清河畔无风
麦田再溢不出一滴汗水
父亲的期盼干巴巴攥在手心
镰刀焦渴,麦苗无水分
麦根把住干土而枯
心地孤绝的父亲
三十而立的父亲
面对大片干瘦的麦穗,枯立
下身、弯腰、挥舞镰刀
挥舞枯竭的人生
三十年后,远离故土
我和父亲在小区散步,
畅谈故乡湿地公园的景色
父亲厚实的嘴唇盈着笑
像是雨后的丹顶鹤在河边饮水
写于2019年6月16日
北京丰台
述一,原名张耒量。87年生于山东沾化,现居北京。2000年发表作品,见于《山西文学》《山东文学》《青海湖》《黄河》《作品》《青年作家》《青年文学》《中国汉诗》等刊。就职于市县经济研究院。
老院子(外一首)
/马路
母亲不在家
父亲也不在家
家里门开着,有风走过
枣树叶落满一地
绳子上的毛巾已经很旧了
压水井禅定,内心枯槁
几只麻雀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不在意有谁推门而入
远行的人越走越远
习惯了忘记幼年手提的灯笼
相框里的父母亲依然慈祥
阳光如补丁打在老墙上
2019.6.12.于颍东
父亲
父亲扒了东头的老院子
又在村西头盖了一座新院子
这里更接近大路和阳光
从东头到西头不过二里地
父亲却艰难走了一生
这中间父亲上过初小
跨过鸭绿江去朝鲜打仗
转业后辛辛苦苦工作到退休
经历风湿胃病肝癌的折磨
如同经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
如同感受拿不到工资报不了药费
一名老革命最后的痛和死亡
西头院子父亲其实也不满意
他想建一座更大的院子
大树底下可以种花种菜养鸡养鹅
站在阳光之上能够望见黄河长江
2019.6.12.于省一斋
长出的岁月都是一种曲折
/张云香
一缕白发,飘飞成时光之羽
这些年,一直自鸣得意,跋涉在人世
不得体的生活,喂养着喊饿的肚膛
故乡桃林里升腾的
云烟。让我打楞着想象
开成玫瑰绽放
窗缝里挤出光阴的癌症。父亲
我一直无法和你说话,舌头卡在嘴里
灵魂被一朵流浪的云接住
生活变得纷扰。心越来越薄,长久的醒着
恍若对沉睡中,亲人的抚爱
如今我活着,比任何一个死人都坚强
怀念这样的时光,父亲年轻力壮
满脸春天。像草们活过来的嫩模嫩样
这些伤筋动骨的怒放。有谁还记得
张云香,笔名,秋。作品入选《长江诗歌》《安徽诗歌》《鲁西诗人》《诗影响》《雪魂》《齐鲁文学》《中华山诗刊》并入选多个诗歌版本。
父亲
/花花
健硕的身体
终于被辛劳偷走
父亲挥动疼痛的肩膀
挥开了幸福的源头
一栋栋楼房
在薄薄的泥刀下升起
吆喝声震天动地
骨节咯咯地响
我们从不知忧虑
站在疲惫的肩头上
要着衣服
要着轮子
要着想要的一切
所有的要求
父亲说行,母亲说好
凌晨四点的钟声
从没晚响过一秒
也从没孤单过一天
铃声响起的时候
我没有说
父亲您再睡一会儿
花花,金坛人。医护工作者。
父亲(二首)
/涂国文
镜中人
父亲晚年,中度老年痴呆
有次在故乡,早晨起床后
他对我说
昨晚有个老头,问我要钱
我很纳闷,对父亲说
家里没来外人啊
父亲把我带到挂衣橱前
指着镜子说:就这老头
我的心猛地一酸
他连镜中的自己也认不出
就赶紧找来一块布
将镜子蒙了起来
万能止痛膏
父亲生前,从来不上医院
只是每次我们从外地回家
他都要嘱咐给他带点膏药
腰酸了,贴几张伤湿止痛膏
背疼了,贴几张伤湿止痛膏
胸闷了,贴几张伤湿止痛膏
一片万能止痛膏
止住了父亲身体一生的疼痛
他活了87岁,寿终正寝
(2018.3.23)
涂国文:国家二级作家、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散文集、文学评论集、中篇小说集、长篇小说共八部,作品见于《文艺报》《民族作家》《山西文学》《安徽文学》等逾百家报刊,现供职于某高校杂志社。
父亲节
/海韵
左扭不开
右扭也不开
一道门
是父亲节
我与父亲的距离
花园里 桃树
结了毛茸茸的桃子
芍药花瓣散落一地
像一只猫
我蹑手蹑脚
穿入前门
见到我
像见了一个陌生人
屋里随处可见
姐妹们买回来的礼品
怒等着责问保姆
瞬间又息了火气
轧开西瓜
递给父亲
松开他系得
严严实实的扣子
海韵,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人,本名高海英,有诗发于《百柳》《华东文学》《红山诗刊》《中国诗影响》《珠海文学》《呦呦诗刊》等纸刊和各种微刊。
父亲
/陈怀
一棵苍老的大树
在岁月里失聪
对待新生事物只看不听
老树枝繁叶茂
它经常晒晒太阳
躲躲雨
消磨一下风烛残年
最关心有风的日子
看看枝叶摇动
想象里面的声音
2019.6.15
陈怀,安徽安庆人,70后,在国家电网工作。喜爱捕捉诗意语言,用诗歌丰富自己的生活。作品散见于《中国诗歌网》、《安徽诗歌》、《长江诗歌》、《诗网络诗刊》等网络平台、刊物及公众号,《诗路文风》微刊责任编辑。
写给父亲
/郭全华
父亲坚持认为,城市永远赶不上
他的木梓坳。一条理由就够
他在城里待半天就胸闷
谁敢让他憋屈?十二岁就和泥土
打交道的父亲,有时是种子
有时是犁耙,有时是地窖
父亲的坚持就像落光了叶子的树
越来越萧瑟。春去冬来
整个村子比锁着的单个门户更脏乱
薄薄的晨光也遮不住他的忧伤
尽管深知体力一年不如一年
他依然用他精心侍弄的一抹冬绿
对抗木梓坳大面积的荒凉
对抗城里的儿孙
父亲
/情格格
几十年的风霜
终于悄悄爬上你的脸庞
刻下一道道生活的坎
你始终沉默,似脚底
这片深沉的土地
大爱无言,是你和它共同的脾性
从小就失去父母的呵护
使你笔直的脊椎不得不过早地弯了三分
但,从没影响你在我们心中的形象
默默地,把自己活成了一座大山
替我们遮风挡雨
皱纹每加深一分,对我们的慈爱就多了十分
情格格,本名丁翠凤,江西婺源人,文字爱好者。
我眼中的父亲
/文刀
别人看见父亲的双脚
插在冬天的寒冷里
也插在夏天的热尘里
我看见父亲的双脚
像一只圆规
钢直地插在人生里
别人看见气喘不休的父亲
穿着蓑衣,仍在田地
我看见蓑衣
掩饰着气喘的父亲
终日,弯曲在田地
别人看见父亲
是坟头上的一根草
我看见坟头上的一根草
就是我的父亲
在秋天,风一吹,就碎
文刀,江西余干人。
写给父亲
/逸君
天气燥热,我以为不再潮湿了可是偏偏不受控制心口再次泛起波澜烟草味冲刺整个房间忍不住咳了两声看见您又浮现而来熟悉的笑容慰藉着心灵我抑制不住情绪朝你微笑几乎是失控的张大嘴巴爸爸——拼命的扯开喉咙确始终没有发不出半点声音察觉自己没有流泪可却感到眼睛干涸的疼一把刀子的刺痛感在身体里搅和其实我是很享受这种感觉刺激一下某个地方的瘀滞与麻木烙印下晕染出的小花,不在萎靡堆砌那身枯瘦的影子剩下的半截烟仍旧燃烧着吧我们相隔两世,身份始终是父女
逸君,原名廖怡君,淮南人,《安徽诗人》公众号组稿编辑。
长淮诗典新增名家点诗栏目
《名家点诗》可评一人多首,也可评多人各一首(3人为基数)
该栏目将结集出书,欢迎诗人、诗评家把好诗好评砸过来!
投稿邮箱:chsd998@126.com;330513284@qq.com
投稿须知:好诗/好评+简介+照片
《长淮诗典》顾问
梁小斌、陈先发、余怒、李云、杨四平
主编
雪鹰
编委会成员(按姓氏排序)
阿翔、方文竹、宫白云、慧子、卢辉
林荣、刘斌、李不嫁、裴郁平、盛祥兰
少爷、汪剑钊、向以鲜、雪克、雪鹰
西棣、育邦、杨启运、张洁
编辑部主任
少爷

《长淮诗典》公众号栏目简介
一、名家点诗:著名诗人或评论家为著名诗人、实力诗人、新锐诗人点评诗歌三首以上,可多人点评一人,亦可一人点评多人。
二、实力诗人三人行:由编委会成员荐稿,每次三位实力诗人,每位诗人诗作5-10首。实力诗人亦可直接与编辑联系。
三、专辑:已成风格的诗人诗歌5-15首,诗论或者他人评论若干,附照片、简介一并发邮箱 chsd998@126.com;330513284@qq.com
四、诗群大展:以地域或诗歌社团、诗歌群落为单位,每期10-20人,每人3-5首诗作,带个人简介,以及200字左右的诗群简介,说明诗群代表诗人、诗群流派风格、诗群刊物、创作成就等。作品资料发邮箱 chsd998@126.com;330513284@qq.com
五、投稿须知:同意本公众号原创保护,特殊情况需事先声明;Word文档,小四号宋体,左对齐,标题加粗。
《长淮诗典》编委会
2019.5.29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诗歌出版中心(常年)征稿启事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是国内文艺类图书出版一流大社、名社。是一家具有广泛文化影响力的文艺出版社,被誉为当代文学出版重镇。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坚持原创、精品、格调与传承的出版理念,“荟萃八方精英,力推百家佳作,重视文化内涵,追求高雅品位”。在长篇小说、大家散文、纪实文学、传记、作家文集、名家诗歌、言情小说、学术精品等诸多领域具有专业优势,逐渐形成文学、文化、教育三大核心板块。近年来,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大批既具有社会效益,又具有经济效益的优秀图书,在国际国内各类评奖中荣获一系列大奖。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诗歌出版中心,秉承品质与服务并举,专业和情怀并重的理念,向您提供设计制作、出版印刷一条龙服务。欢迎有意出书的单位和个人(单书或丛书均可)联系我们。我们将竭尽全力为您服务!
联系电话
雪 鹰 18861235155
刘蕴慧 13913967609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诗歌出版中心
关注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