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01期 || 郑显红:诗词(9首)




诗词九首
七绝(4首)
五绝·过荒村(2首)
其一
山空闻鸟语,何处是人家。
风带兰香过,青山处处花。
其二
小径幽深寂,无人却有楼。
不知人去处,渠水汇江流。
七绝·春节感怀(2首)
其一
游子身如海上舟,几翻风浪到滩头。
相逢莫问风流事,雨打浮萍逐水流。
其二
饭罢橱窗洗碗时,围炉笑说儿孩泣。
烟花易逝太匆匆,又叹谁人辞去急。
七律(2首)
五律(2首)
夜思
凭栏谁望月,只影数星辰。
夜半霜华重,天明露湿身。
粗衾花絮旧,玉枕泪痕新。
最是相思苦,因何却就循。
冬回
月沉星隐隐,夜静柳徘徊。
海燕穿空去,游人至此回、
霜风凋碧树,瑞雪报梅开。
独望归家路,长身伫月台。
词(3首)
菩萨蛮
霜寒月照松林白。鱼游浅底穿沙石。
鸥露舞蹁跹。老僧空坐禅。
潇湘妃泪竹。飞鸟林中宿。
楼上望江流。倚门回首愁。
十六字令
卿。玉指拈花上短亭。
倾城泪,梦里叹伶仃。
十六字令
卿。独坐凉亭抚钿筝。
佳人笑,流水打浮萍。
理野评诗第401期
《过荒村二首》:其一,空山有鸟语,却看不到人家。风吹兰香而过,处处花开。起承两句呼题,转合两句映射衬托。由于没有了人居住,环境几乎也相应了国家号召,已经成为典范性的绿色环保地域。令人心驰神往。恰恰是,景致越美,对比性就越强烈。
其二,也是如此,仅差是第一句与第四句为美化,而映射衬托第二句与第三句的人去楼空。景致美了,空无一人了,那么,这美景给谁看呢?回归远古时代不成?这是诗的暗含之意,也是诗的运笔高明之处。
两首诗揭露的是时下同一个现象。家乡山也美了,水也美了,地也美了。人呢?都出去打工挣钱了。原来,放弃,也是一种环保举策!震耳发聩的是,若干年后,空旷的原野,再也不产五谷杂粮,钱,是不是可以能够解决饥饿问题呢?
诗句流畅,字面意思简洁透彻,流露出的却是诗人对于社会和未来的一种神圣的担当情怀。当赞。其二中承句有“无人”到转句出现“不知人去处”,重了一个“人”,读着基本没有感觉,转句等于一问,呼应承句,就是说这里重字,没有问题。
其二中起句“山空”到收合句“青山”,意思理解,青山处处花开,没有任何人的迹象。只是读着有感觉,或许山字不该重,或可换一种意象,重了也无妨。
春节感怀《其一》:诗之顺畅,意象之黏合,皆令人拍案叫绝。将游子比作海上之舟,而承句中的虚拟风浪,也就合情入理,衔接:到滩头,神来之笔。道出了人生与现实的残酷,又带出了转句,而只有有风浪的水域,才有“滩”。造意造境,鬼斧神工。由于搁浅了,还提什么风流呀!只能像浮萍一样,随波逐流了。乃诗中的诗,具绝唱风采。
相逢莫问风流事之句,出处为近代方家子谷诗句‘相逢莫问人间事’,抠出了“人间”,镶嵌进去了“风流”;雨打浮萍逐水流之句,乃化“身世浮沉雨打萍”与“轻薄桃花逐水流”和“心似浮萍逐水流”三个名句而来。
《夜思》:像“凭栏”与“望月”,写乡愁、写相思、写伤情入境的诗词多去了,数不胜数,可以说司空见惯,再俗气不过了。用不好,便会出现拾人牙慧之弊。诗人应该是练就的点石成金之功,有恃无恐,二词中间加了一个极为寻常的谁字,便点染了意旨,点活了全篇。景象全出,非比寻常。
孤单只影,凭栏,不是望月,而是数星星。为什么不看月亮而数星星呢?读者会不由自主,就进入了作者所设计的想象空间里去。或许是,天上没有月亮,或许曾经与心上人或知音或情人总之某人,一块不止一次的数过星星,那是美好的回忆,魂牵梦萦,永难忘怀,或许,在一个漫天星辰闪烁的夜晚,发生过什么浪漫的事情,总之,这是诗人运作之绝妙之笔,给读者设计了一个圈套,让读者以想象为作者拓展和增添意象。此乃诗词中留白的典范。令读者想不往下看都由不得自主,尤其引人入胜。当赞。
颔联,并没有交代令读者好奇的,而是续写凭栏意。有霜,点明了季节,是秋天。一夜未睡,身上湿漉漉的。颈联依然没有交代。粗衾,都用于形容家境贫寒,如“两捆乱稻柴,一条粗衾布。”玉枕也有出处,“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由“玉枕”看,为一首女性,而由“粗衾”看,或是位贫寒的女性,或是男性。
由起句的“凭栏”看,指的是楼的栏杆。不会是深夜里一个人走到某一条河的桥上去凭栏(这很危险,脑子一热人就下去了),必然是在自己的家里,而过去的农村平房,是不可能有栏杆的(怨妇词一般不说凭栏,而说凭门顾盼)。从而说明,居住的是楼,不论是小红楼还是高楼大厦。总之,家境,十分富有。
如果是位女性,粗衾,就不合情理了。大户人家的女性,无论是夫人还是闺秀,盖粗布被子,罕觏。男性皮憨肉厚的,盖麻袋片子也盖得。也就是说,这一联,为了对仗和着意,挪用古人意句入诗,导致在生活常识方面上下前后搭配略感草率。好在这是配红花的绿叶,不十分重要。意旨是说,伤痛难耐:泪痕新。
收合,才道出根由,为相思。明知相思苦,却依然在循环往复地相思。这就是那个“情”字惹的祸。结句,暗点进去了那句“情”的名言问世间情为何物云云。
起于凭栏,一夜凭栏,湿漉漉的才回到屋里,而枕头也是湿漉漉的。最后,道出缘由。层层推进,丝丝入扣。篇幅圆润,意旨聚焦一点——伤情,蝉联不断。一首非常精典的伤秋之作。
作品手法纯熟,韵律流亮。没有孤僻字词,却造诣不俗。大局、构架、层次排布,亦可圈可点。难以想象,九四年生人,二十多岁。能写出如此佳作,令人称奇。
而像春节感怀之《其一》“游子身如海上舟,几翻风浪到滩头。相逢莫问风流事,雨打浮萍逐水流。”对于生活如此的认知之透彻与感触之深刻,以及能出如此神韵天然之华章,如果不是在前人诗词里边找到的感觉,那么一个成语无疑又该派上用场了:老气横秋。为你喝彩。
理野评诗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01期
作者简介
郑显红,笔名:郑亦邪 生于1994年,少年辍学,自习诗词自娱,重在参与。
郑显红投稿说明
⊙同题由千古诗词聚贤庄微信群内不定期收录
⊙个人专辑投稿邮箱:532065617@qq.com
⊙个人专辑投稿限5–10首。要求原创首发,投稿时附上200字以内的个人简介和本人照片一张。50天内未接录用通知可另投他处,在此期间请勿做他投。拒绝抄袭,文责自负。
⊙投稿作者敬请关注本平台公众号,并在稿件刊发后及时转发专辑链接到朋友圈以及所在的微信群,以提高文章阅读量。
⊙发表个人专辑的作者,当期所得赞赏金额的60%作为作者的稿费归作者所有,40%作为平台运作和今后办刊物所用,赞赏低于10元者不予发放,稿费于刊发后的第10–15天内发放(未按说明发朋友圈则不予发放)。
千古诗词聚贤庄管理团队
顾 问:竹溪浣墨、李东亚、拈花一笑、流云飞鹤、茗香书屋、梦 痕、四明山里人、黄 劲
总 监: 九条命
庄 主: 理 野
总 管: 归 燕
编 委:析城山、六角水、马大囧、庆 伟
群管部主管:贾小熠(一群)
鸽 子(二群)
群管理:肩上蝶、若 曦、虚 竹、遇上你是我的缘、空谷幽兰
往期回顾千古诗词聚贤庄·第397期 || 邓习学:律诗(10首)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398期 || 漂泊老郑:绝句(10首)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399期 || 凯旋子:诗词(6首)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00期 || 管理组:诗词合集
千古诗词聚贤庄·讲座(46)|| 理野:诗的灵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