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生铁笔画山水,清代画家奚冈绘《山水册》

奚冈是清代中期著名画家,他性格执拗坦荡,不向权贵低头,所以当时有人给他赠了一个雅号叫“铁生”。奚冈很喜欢这个名字,就拿来自己使用。他的中后期作品大多署名“铁生”,让人反而忘记了他的原名。
奚冈运笔沉稳,画中的线条有入木三分的气势,于是同时代的画家纷纷赞美,说他笔下的线条有金石之气,好像是刻出来一般。并且他作为一名江南画家,能够画北方雄伟壮丽的山川,坐实了“铁笔”的名号。无论是铁生,还是铁笔,都在说明他的性格和作品风格能够保持一致,让作品看上去严谨厚重。
奚冈是扬州画派华喦的弟子,华喦在扬州画派之中是全能画家,他喜欢在一幅作品之中融合多种技法,让人看不出来他画的到底是花鸟翎毛还是山水鞍马。奚冈的创作没有他老师那样全面,但他在金石篆刻方面的成就,也是华喦无法达到的。
这样的传承关系才是最健康的,徒弟未必要亦步亦趋地跟着老师的足迹。有了足够的能力之后,徒弟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去进行创作,拓展创作空间。奚冈受扬州画派影响,同时也没有抛弃古典,形成了他沉稳不失洒脱的风格。
前人画《竹石图》多为彰显高洁的品行,奚冈画《竹石图》多了一番旷远幽深的味道。别小看这一点变化,这是画中最动人的地方。一个画家要想形成自己的风格,要么在技法上有自己的独到之处,要么在意蕴上超越前人的表达方式。
奚冈凭这帧《竹石图》就能表现出他的情怀与追求。画什么已经不是奚冈这个级别画家要考虑的问题,画出自己的味道才是他的追求。
崇山峻岭,苍石路寒,好像奚冈就是画中人,他画下眼前的景致,诉说着淡淡哀愁。墨色浓淡转化之间,升起淡淡云气。山中的云烟雾霭就像心中惆怅,直插云霄的孤峰上有几棵古松,冲破了云气的包裹,人生何尝不是如此。无处不在的迷惘,最终都能够破解。画的是山水,传达的是处世的道理。
奚冈的画作可以归入文人画一脉,元四家、明末董其昌对他创作影响很大。这帧作品一眼看上去就会想到倪瓒在画中倾诉的孤独。奚冈他正直强硬,想必他也是孤独的。孤独可以享受,于是画中才有了岸边草亭。这样的意境虽然在重复前人的窠臼,但他用冷暖结合的色调带来了一丝希望。
这套《山水册》是奚冈晚年的作品,在书画界有个说法叫:人书俱老。人书俱老的前提是“通会”,孙过庭在《书谱》中写道“通会之际,人书俱老”。
从生理来讲,画家进入晚年由于体力精力的问题,往往会造成创作上的退步。但有极少数的画家,他们能够突破生理极限进入人工胜天然的境界。奚冈就是这样的画家,他突破了自己,步入高古典雅的创作阶段。
清代画家十分重视册页小品的创作,这样的作品往往更能表达画家的真实想法。少了套路才能看见真情,这套《山水册》就是奚冈的真情流露。
拓展阅读
清代画坛的风格对抗,正统派PK扬州画派以茶会友,共赏江南山水美景,方薰绘《试茶图》清代实景写生佳作,宋梁绘《扬州万柳堂》罢官囊空两袖寒,聊凭卖画佐朝餐,清代书画名家郑板桥走自己的路,因为创作是一件属于私人的事情,蔡嘉绘《山水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