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吉狄马加注意中国诗人形象

-扫码关注我们-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欢迎您投稿微信号:CZJ690430
温馨告知
投稿的文友们请附上作者照片及简介,稿件(必须是首发,否则无法采用)直接发思归微信:CZJ690430即可。
请吉狄马加注意中国诗人形象
吉狄马加是诗人,但是诗人不是他的唯一身份,他的本职还是党政官员身份,甚至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要职。这些,外国人不会不知道。
( 一 )

这位委內瑞拉诗人格雷罗写了文章赞吉狄马加诗歌,他就以这种形象出镜。
( 二 )
智利著名诗人聂鲁达,他的作品在中国很受欢迎。对这些外国名诗人的诗歌,可以学习,也可以借鉴,但不可生呑活剥去模仿。先读一段聂鲁达的诗,再读一段吉狄马加的诗,你就知道怎么回事:
聂鲁达:《马楚·比楚高峰》

如星的鹰,雾中的葡萄园。
坍毁的棱堡,模糊的弯刀。
星的腰带,庄严的面色。
奔流的阶梯,无垠的眼睑。
三角形的长袍,石头的花粉。
花岗石的灯,石头的面色。
矿物的蛇,石头的玫瑰花。
被埋葬的船舶,石头的溪流。
月亮的马,石头的光。
二分点的矩尺座,石头的蒸气。
最后的几何学,石头的书。
阵风之中绣花的定音鼓。
被时间掩没的石珊瑚。
指头摩光的墙。
被鸟羽击打的屋顶。
镜子的花束,风暴的起源。
被攀缘植物推翻的宝座。
吃人的爪子的政权。
在斜坡上抛锚的暴风。
不动的绿松石般的瀑布。
安眠者的族长的钟。
被征服的雪的山脉。
斜靠在雕像上的刀剑。
不可接近的,阴沉沉的暴风雨。
美洲狮的脚掌,血腥的岩石。
戴着帽子的塔,雪的辩论。
夜在手指和根处的上升。
雾的窗户,硬梆梆的鸽子。
夜间的草木,雷电的雕像。
突兀的山岭,海的天花板。
失踪了的鹰的建筑。
天空的琴弦,高山的蜜蜂。
染血的水平线,有结构的星星。
矿藏的泡沫,石英的月亮。
安第斯山的蛇,苋菜的额头。
寂静的穹隆,纯洁的祖国。
大海的新娘,教堂的树木。
盐的枝、张开黑翼的樱桃树。
雪一般的牙齿,冰冷的雷。
被抓伤的月亮,威吓人的石头。
寒冷的卷发,大气的运行。
手的火山,阴暗的瀑布。
银的波浪,时间的方向。
再读吉狄马加《我,雪豹》
7
当我出现的刹那
你会在死去的记忆中
也许还会在——
刚要苏醒的梦境里
真切而恍惚地看见我:
是太阳的反射,光芒的银币
是岩石上的几何,风中的植物
是一朵玫瑰流淌在空气中的颜色
是一千朵玫瑰最终宣泄成的瀑布
是静止的速度,黄金的弧形
是柔软的时间,碎片的力量
是过度的线条,黑色+白色的可能
是光铸造的酋长,穿越深渊的0
是宇宙失落的长矛,飞行中的箭
是被感觉和梦幻碰碎的
某一粒逃窜的晶体
水珠四溅,色彩斑斓
是勇士佩带上一颗颗通灵的贝壳
是消失了的国王的头饰
在大地子宫里的又一次复活
吉狄马加很崇拜诗人艾青。但是,艾青早年在法国留学,受法国的印象主义绘画和象征主义诗歌的影响很大。可是,中国传统的诗画结合理论给艾青的启示更大。他后来的诗歌创作从来不盲从洋化。他在《北方》一诗中,“土地”作为一个整体的意象特别突出,它既象征着祖国,也象征着生活在土地上的人民。坚持用母语写诗,通俗易懂,内涵深厚。
艾青《北方》
一天
那个科尔沁草原上的诗人
对我说:
“北方是悲哀的。”
不错
北方是悲哀的。
从塞外吹来的
沙漠风,
已卷去北方的生命的绿色
与时日的光辉
——一片暗淡的灰黄
蒙上一层揭不开的沙雾;
(略)
( 三 )
吉狄马加2017年出了一本《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还称之“世界大书”:

这本《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不是某一个人的文章,而是几十个人的文章汇编。这样的书只有主编,不存在作者是某一个人。但偏偏写有“作者”是[叙利亚]阿多尼斯。在书中,阿多尼斯只有一篇文章而已。为什么要写阿多尼斯是本书的作者,因为他是世界一流诗人。吉狄马加想“凿壁偷光”。我们中国人要自信,怎能在混水中摸外国的鱼?
(四)
这里,请大家一块欣赏和分析两首诗,一首是著名黑人诗人兰斯顿 · 休斯的《黑人谈河流》,一首是也有国际诗人之称的吉狄马加的《黑色的河流》。先读作品:
休斯:《黑人谈河流》
  
  我了解河流:
  我了解像世界一样古老的河流,
  比人类血管中流动的血液更古老的河流。
  
  我的灵魂变得像河流一般深邃。
  
  晨曦中我在幼发拉底河沐浴。
  在刚果河畔我盖了一间茅舍,
  河水潺潺催我入眠。
  我瞰望尼罗河,在河畔建造了金字塔。
  当林肯去新奥尔良时,
  我听到密西西比河的歌声,
  我瞧见它那浑浊的胸膛
  在夕阳下闪耀金光。
  
  我了解河流:
  古老的黝黑的河流。
  我的灵魂变得像河流一般深邃。
  
  
  吉狄马加:《黑色的河流》
  
  我了解葬礼,
  我了解大山里彝人古老的葬礼
  (在一条黑色的河流上
  人性的眼睛闪着黄金的光。)
  
  我看见人的河流,正从山谷间悄悄穿过
  我看见人的河流,正漾起那悲的微波。
  沉沉地穿越这冷暖的人间,
  沉沉地穿越这神奇的世界。
  我看见的河流,汇聚成海洋,
  在死亡的身边喧响
  祖先的图腾被幻想在天上。
  我看见送葬的人,灵魂像梦一样。
  在那火枪的召唤声里,
  幻化出原始美的衣裳。
  我看见死去的人,像大山那样安详,
  在一千双手的爱抚下
  听友情歌唱忧伤。
  
  我了解葬礼,
  我了解大山里彝人古老的葬礼。
  (在一条黑色的河流上,
  人性的眼睛闪着黄金的光。)
  
  
休斯是国际著名诗人,他的《黑人谈河流》是一首经典之作。但要说清楚的是,休斯写这首《黑人谈河流》时,他什么也不是。当时,他是个18岁中学生,这首诗是他的处女作。休斯后来成了著名诗人,在国际诗坛享有声誉,他的《黑人谈河流》成了公众认可的经典诗作,这一切,全凭文本,不靠借助美国作协的力量,更不靠诗歌活动炒作。他回忆写这首诗时说,写这首诗“用了十分钟至一刻钟时间”。他当时乘坐列车从密西西比河上的铁桥缓缓驶过,他由这条古老的河想到黑人的命运,想到林肯总统为了废除奴隶制,使美国黑奴获解放,亲自乘木筏沿着密西西比河顺流而下到新奧尔良;又联想到黑人过去生活中的其他河流—–非洲的刚果河,尼日尔河和刚果河。一首“谈河流”的诗就这样产生了。
这只是触景生情的灵感促使休斯很快写出了这首诗,但真正的写作源头还是休斯心灵深处积累的经验:他一直关心和投身于美国黑人运动,认为黑人是一个古老而伟大的种族,他们对人类作出了贡献,他们经受了太多的苦难与歧视。
这首诗,“河流”是一个高度凝练的主体意象,所谓谈“河流”,实际是通过对河流历史的追溯,完成对黑人历史的追溯,对祖先和故土的寻根。一个有着深远历史的黑人种族,在十几行的短诗中写完,这种结构方法和取材本领,对一个当时仅18岁的非诗人来讲,不得不令人佩服。
再看具体写作方法。该诗分四节:第一节三行,层层递进;第二节单独一行,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第一节写的对河流的认识限于“了解”,第三段深一步,写用灵魂去感受河流。所以第二节单独一行“我的灵魂变得像河流一般深邃”就起有承上启下作用。
诗的第三段是“主战场”。写了幼发拉底河、刚果河、尼罗河、密西西比河,用了非同质化的诗意描写,更没有使用一个大词。四条河流,为什么三条河流共用四句,而写密西西比河用了四句?作者注意到了彰显的历史意义不同。
诗的第四节,貌似第一节和第二节的重复,不全是。在句式上与第一节相仿,但是句子更短,表意更简明。“黝黑的河流”可认为是喻指黑人的历史。
全诗15行诗写了一个“大我”主题,而且并不晦涩又合现代诗的章法,对于一个18岁的学生来说,很不容易。
下面再来看看吉狄马加的《黑暗的河流》。
先从作品的结构形式看,显然有套写《黑人谈河流》的明显痕迹。所谓套写,是指套用他人作品的结构或立意,但所写內容不同。
《黑暗的河流》开始一段也是用了两个“了解”,最后一节也是重复第一节(此处重复没什么意义,甚至有画蛇添足之嫌。足见盲目套写。)这太明显。学习和借鉴他人作品不为错,但不是你迈左脚我迈左脚,你迈右脚我迈右脚。
从內容上讲,不存在套写。休斯写黑人历史,吉狄马加写的彝人葬礼。不过,二者都用“河流”为意象,也不错,意象是没有专利的。但相比而言,休斯用“河流”喻意黑人历史,吉狄马加用“河流”喻意送葬的队伍(见诗中“我看见人的河流”),显然休斯的寓意形象而深刻得多。
再从作品的切题性看,休斯诗中的四条河流,条条与黑人历史紧密关联,诗中的“部件”不枝不蔓“,紧扣主题。吉狄马加这首诗写葬礼,明确了是写“彝人葬礼”,不是写别的民族的葬礼习俗。可是,他的诗的第二节共13行,体现“彝人葬礼”的特有习俗的有,但不多。比如诗中的:
”我看见人的河流,正漾起那悲的微波。
  沉沉地穿越这冷暖的人间,
  沉沉地穿越这神奇的世界。
  我看见的河流,汇聚成海洋,
  在死亡的身边喧响
  祖先的图腾被幻想在天上。“
”我看见死去的人,像大山那样安详,
  在一千双手的爱抚下
  听友情歌唱忧伤。“
这些描写固然不错,但难以体现“彝人葬礼”的个性和主题。任何一个民族,亲人离世了,都会用忧伤送行,都会愿他去天堂“图腾”。这是共性描写。
那么,彝人的葬礼到底有些什么不同的习俗呢?我查了一些资料,现附如下。请大家看了之后再结合吉狄马加这首诗去读,也许更能说明问题。
有关彝人葬礼的资料:
  出殡送葬开始,毕摩(专门替人礼赞、祈祷、祭祀的祭师)念着《指路经》,为死者灵魂指点通往祖先发源之路。然后亲属停止哭泣,由毕摩给死者家眷一一招魂,诵《招魂经》。然后鸣枪(火枪)致哀起灵出棺,将死者抬出家门,毕摩还要为其念《出棺经》,众亲友再次与死者道别。由四位男青年用木料特制的抬尸架将尸体直接抬往火葬地。
  半山腰上,相对平坦的山凹中间有一个浅浅的土坑,上面用木柴架成井字形。按照彝家的规矩,抬尸途中不能歇气,要一口气抬到火葬地。火化点一般在半山腰。火葬时,要在预先选好的火葬地点挖一个坑,用备好的白柴按东西南北摆一四方形,再按井字形重叠堆放,一般男性木柴堆放九层,女性木柴堆放七层。男尸面向东方,女尸面向西方。
  亲戚朋友朝山上走来,他们围着死者,用一只手遮住眼睛声嘶力竭地大哭。这时只见他们将死者的尸体抬上柴堆,头向东,脚朝西地与抬尸架一起平放在木柴上,把送葬的物品堆放在火化场的周围。两位火化人在木柴堆上浇上汽油后分别从头、脚两处点燃柴堆,熊熊烈火将逝者化为一缕青烟渐渐送入天堂。家人和亲友离开火葬地点到不远处饮酒等待参加丧宴。约一小时,火化完毕,火化人将死者的骨灰捧起,装在一个白色的布袋里,然后用几块卵石把火化地点围上一圈。这时毕摩用竹根包上白羊毛,缠绕红线,装在一个有槽的木棒内,盛入一个小布袋里。整个丧葬仪式结束。
  
  值得一提的彝族老人的葬礼,凉山彝族对“死“有特殊客观的认识,彝族谚语说:“老黄了的菜叶,该落就落;竹笋的外皮,该脱就脱,老人去世只不过是跟父去擀粘,随母去织布”而已,葬礼,不外乎的“给祖先父老送行”。因此在凉山常把老人的丧事当作喜事来办。
图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会长曹志杰先生继《心之语》后的第二本诗集《醉语》已经出版,欢迎订购
(另注:《心之语》还有少量存货,欢迎选购)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编者寄语
古韵、现代诗词,简短散文,题材不限,必须原创首发,作品图文并茂,文笔精美,优先采用,请自行校对,一经发出,恕不更改,文责自负!文章足够优秀,还可以刊登《思归客》诗刊,成为思归客特邀作家,或者可以推荐加入洛阳诗词学会会员。
注:思归个人诗集还有少量存货(三十六一本,微信红包即可),含快递费。
总顾问:胡社桥
主编:诗人思归
副主编:晓雨
编辑:红色康乃馨
责编:曹志逊
艺术总监:孙友群
图片来源:网络
主管单位:洛阳诗词学会
承办: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邮箱。
投稿微信:CZJ690430
版权归 华夏思归客所有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主编:思归
关注微信公众号!
每天都有不一样的精彩!

—如果喜欢,快分享给你的朋友们吧—
洛阳偃师市国际商贸城生态石材电视背景墙旗舰店。
电话:1384997805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